Solange [When I Get Home]

solange-when-i-get-home-main

★★★★
Soul
2019 Columbia Records


solange-when-i-get-home-cover在《When I Get Home》里,Solange似乎为我们唱出了一切,却又好像什么也没唱。与其将专辑名称中的“Home”锁定为Knowles一家曾经生活过的美国南部城市休斯顿,倒不如将它看做一种“舒适、随性、毫无顾忌、为所欲为的精神状态”的意象。

事实上,《When I Get Home》中的歌曲大多没有明确的主旨思想。散发着微醺气息的Solange在《Almeda》里和The-Dream、Playboi Carti惬意地唱着“我们就坐在这闹着玩”;充斥着加勒比风情的《Binz》可以让人放松地甩开步伐;去演出现场路上的心理活动被无限放大成《Way to the Show》,只不过她在歌曲中描述的路上的所见所闻都不多不少符合外界印象中的休斯顿黑人街区;《Things I Imagined》和《I’m a Witness》两首歌的遥相呼应更是让这张专辑显得就像在梦里飘起的泡沫一般虚幻。甚至在《My Skin My Logo》这种最能体现《A Seat at the Table》主题的曲子里,Solange都换上了更加幽默(或者说,没正形)的行装。

solange-when-i-get-home-main-2

去年夏天,Solange和同属Columbia Records的说唱歌手Earl Sweatshirt在去年八月份的Red Bull Radio show中进行了深度互访。《When I Get Home》虽然简短却极尽精巧之能事的歌曲编排不禁让人怀疑,它是否在一定程度上受到Sweatshirt创作思路的影响。值得注意的是,Earl Sweatshirt在去年11月底发行的那张无论在编排、还是专辑命名上都十分随性(任性)的《Some Rap Songs》和《When I Get Home》都不约而同地启用了近年声名鹊起的布鲁克林前卫爵士乐队Standing on the Corner。乐队为这张专辑贡献的四首Interlude曲目集中体现了Solange涉猎另类爵士的决心,但和这张专辑中由其他音乐人带来的变量元素相比,爵士乐对《When I Get Home》来说也只能算是盘中点缀而已。事实上,除了Solange和她缜密的创作思路外,这张专辑根本没有音乐风格上的主菜。

《When I Get Home》是一场又一场由当下音乐界最具创造力的音乐人们灵感碰撞的产物。Solange在这张专辑的创作中担任的角色更像是资源统筹者和指挥家,而非单纯的演绎者。Pharrell标志性的四节拍鼓机开头是这场融合的幸存者(《Sound of Rain》)、Gucci Mane用慵懒的唱腔润滑着《My Skin My Logo》相对严肃的主题,Tyler The Creator用断裂式的沉重鼓点为Solange的南部夏夜增添了一丝诡异的气息(《Down With The Clique》)、而一贯好抢风头的Metro Boomin竟然在再创作中丢失了自己原本明艳的分辨率(《Stay Flo》),更别提消失在音海中的Steve Lacy的吉他演奏、和只能隐约听到的Cassie、Sampha的和声(《Way to the Show》、《Time (Is)》)以及Earl Sweatshirt模糊的念白(《Dreams》)。这种找如同彩蛋一般的愉快听感让《When I Get Home》中Solange对“身为黑人的骄傲”这一主题和对休斯顿城市文化的致敬显得更加平易近人。

正如Solange所述,在精神层面上,《When I Get Home》仍然是《A Seat at the Table》的续集。而由《A Seat at the Table》所奠定的充满人文主义气息的主题很可能是Solange未来几年、甚至十几年作品的核心。在《When I Get Home》里,她显然换了一种更令人感到轻松的表达形式来探究自己的内心世界,而这种全新的创作思路注定会让更多的听众受用。

文 – 喵叔爱小鸟

喵叔爱小鸟

飞不起来的鸟,抓不住鼠的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