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yboi Carti [Whole Lotta Red]

playboi-carti-main

★★★★
Hip-Hop
AWGE/Interscope Records


600x600bb《Whole Lotta Red》是Playboi Carti召集自己的死忠粉丝在Baby Carti用过的尿不湿里举办的盛大节日派对。而在这场派对刚刚开始的时候,便有一半的人因为受不了预设的期待被全盘颠覆的事实而自觉离场,剩下的另一半则在血红色的灯光里和Carti过上了“茹毛饮血”的快活日子。这张专辑给人的第一印象是极其混乱的——Carti似乎早已忘记自己在两年前接受《GQ杂志》采访时向乐迷许下的“会在下一张专辑里展现自己遣词造句才华”的诺言,用令人匪夷所思的“胡言乱语”的初听之下单调乏味的重复唱段填满了整张专辑。而在音乐方面,他干脆将自己在前两张全长作品中奠定的整体风格在毫无预警的前提下直接推向极致。Pi’erre Bourne在《Whole Lotta Red》里坐了冷板凳,这位在Playboi Carti征服主流乐坛的历程中立下赫赫战功的制作人仿佛被Carti以“不够硬”和“不够顶”的罪名打入冷宫,取而代之的是在制作上锋芒毕露且更加狂躁的新晋韩裔制作人ArtDealer。这一切都让《Whole Lotta Red》的初次听感变得十分纠结。

这种纠结不仅仅表现在听感上,更体现在听者对《Whole Lotta Red》的评价标准上。我们是否应该用评判当代流行说唱音乐的普世标准来审视《Whole Lotta Red》,这似乎也成了绕不过去的问题。这张由Emo-Trap、Hyper-Pop、Industrial Hip-Hop、Drill、EDM构成的作品无论在概念上、结构上、还是Carti愈发狂躁的表演上,都是他迄今为止最晦涩实验的作品。对大多数乐迷来说,《Whole Lotta Red》是一张浮躁的作品,但它却有充分的理由不接受抱持着浮躁心态的听众。与其用2010年代的Trap Rap音乐来定义这张作品,倒不如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美国Underground Punk音乐来类比《Whole Lotta Red》中变种的Hip-Hop音乐。

在流行音乐的历史上,我们见证过Hip-Hop音乐和许多种类音乐的融合——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期以Rick Rubin为首的制作人对Hip-Hop和Hard Rock音乐的嫁接(Beastie Boys、Run-DMC)到九十年代中期由Diddy主导的Hip-Hop音乐和灵魂乐的勾兑(Mary J. Blige),从千禧年时期Rap音乐和Metal音乐的无缝对接(众多红极一时的Nu-Metal乐队)到近十年里其和合成器音乐、电子乐、Emo音乐更有机的结合,事到如今,Hip-Hop在发展的过程中似乎已经穷尽一切寄生融合的可能性,但Playboi Carti和担任专辑执行制作人的Kanye West显然不这么想。于是,《Whole Lotta Red》的专辑封面成了听众得以窥探这张专辑被锁在暗室里的核心概念的钥匙孔。

著名美国西海岸朋克音乐杂志《Slash》
美国西海岸朋克音乐杂志《Slash》

该封面的灵感来自于在1977年到1980年期间出版发行的洛杉矶朋克音乐杂志《Slash》的固定封面板式。这张令人大跌眼镜的辨识度极高的封面为乐迷提供了重新解读《Whole Lotta Red》的部分线索。除此之外,《Whole Lotta Red》中绝大多数的歌曲都被死死地控制在2分30秒的时长内,而这其中的相当一部分曲目时长甚至不超过2分钟。这似乎给人带来了“《Whole Lotta Red》是一张赶工完成的半成品”的印象,可事实并非如此。如果你钟爱Minor Threat、The Cramps、Bad Brains、Black Flag、Hüsker Dü等硬核朋克乐队在八十年代早期的作品,你会明白Carti的用意。结合《Whole Lotta Red》的专辑封面,一切萦绕在这张专辑头顶的谜团都变得迎刃而解——《Whole Lotta Red》是一张在美学设计、艺术理念和精神领域高度临摹Hardcore Punk音乐的实验之作。这张极度抽象且散发着令人难以下咽的苦涩味道的作品是Carti献给下一个十年的蓝图,只不过他选择用加密的语言劝退了一部分原本抱持着先入为主的妥帖心态、并打算安然进入其中的乐迷。

在结构上,《Whole Lotta Red》和Minor Threat、The Cramps、Bad Brains、Black Flag、Hüsker Dü等朋克乐队的作品更加接近
在歌曲结构上,《Whole Lotta Red》和Minor Threat、The Cramps、Bad Brains、Black Flag、Hüsker Dü等朋克乐队的作品更加接近

和Minor Threat、Black Flag备受推崇的经典作品类似,《Whole Lotta Red》中的歌曲展现出“短小精悍”的特点。在808 Mafia、Wheezy等制作人的帮助下,Carti将主流Trap音乐中重复性的段落统统剔除,《Whole Lotta Red》中的大多数歌曲都被刻意地剪辑过,而这也成了Carti迄今为止做的最明智的决定之一——他深知《Die Lie》暴露出来的主要问题在于自己缺乏情绪变化的复读机式的演唱,所以这次他选择用阉割作品时长的方式弥补这一缺陷,最终呈现出来的效果相当惊人,作为一个承载了24首歌曲的有机整体,《Whole Lotta Red》就像浓缩炸药一般充满了一触即发的爆发力和稍纵即逝的生命力。在歌曲的更迭中,Carti根本没给听众留下情绪冷场的间歇,而这样的做法也和八十年代那些朋克乐队的做法一脉相承。Playboi Carti打破了主流说唱音乐的固有结构,主流流行歌曲中常用的“Verse-Hook/Chorus-Verse-Hook/Chorus-Bridge-Hook/Chorus”结构在《Whole Lotta Red》中几乎被彻底埋葬。受限于歌曲时长,《Whole Lotta Red》中的歌曲往往只有简短的Intro,随之而来的便是在震耳欲聋的808鼓点节奏中翔云驾雾的副歌,《JumpOutTheHouse》和《NoSl33p》甚至只有副歌,而在《Go2DaMoon》这样的曲目中,副歌却根本不存在,这也是这张专辑在初听之下给人粗糙之感的原因,它就像上世纪八十年代那些擅长现场即兴演出却受困于有限的预算不得不随时携带录音设备捕捉现场热力的地下朋克乐队的作品一样“前言不搭后语”。只不过对Carti来说,歌曲结构的支离破碎是他为了“扬长避短”而有意为之。

形象上,《Whole Lotta Red》中的Carti将自己比作邪恶的诺斯费拉图,他借助吸血鬼这一游走在黑夜中的超自然生物的视角为听众描绘自己那被暴力幻想和药物作用占据的精神世界。对Carti来说,做反派远比做英雄有趣,于是,《Whole Lotta Red》成了他肆意妄为的“行凶现场”,他任性地将《Magnolia》式的Trap小调与从Death Grips和Rico Nasty那里挪用来的工业感十足的伴奏做成串烧,让《Whole Lotta Red》呈现出支离玻碎却一气呵成的另类美感。Kid Cudi和Future的出现对照了Playboi Carti在音乐上进退皆可的巧妙定位,向前一步,他可以拥有Kid Cudi“搞实验不讨巧”的底气,退后一步,他可以安安稳稳地做Future式的Trap-Rap Villain,但这两条路他显然都没选,他选择打破自己的次元壁,循着2013年的Kanye West的背影做出一张《Yeezus》式的作品。《Whole Lotta Red》中的歌曲像一颗颗被酸粉层层包裹的夹心糖,浅尝之下,其中的酸涩之感很可能久久停留在听众的心间难以挥散,但行将袭来的甜美也足以令人流连忘返,《Die Lit》做到了这一点,而《Whole Lotta Red》注定要比它的前作走得更远。

还记得我们曾经抱怨2020年缺乏具有启示意义的音乐作品吗,我想现在是时候收回这句话了。很幸运,我们在2020年行将结束的时候得到了《Whole Lotta Red》,一张凶猛得让人哭爹喊娘却心甘情愿为其马首是瞻的作品。或许,即刻全身心地接受这张实验之作对大多数乐迷来说并不现实,但至少我们要正视Carti在这张专辑中所作的一切努力。Hardcore Punk在经历了风起云涌的八十年代之后,最终倒在了更具商业价值的Grunge音乐脚下,而Carti在《Whole Lotta Red》中做的一切也注定会在未来的某一天里变得稀松平常。当后来者们循着时光的轨迹为下一个十年甚至下一个二十年的流行音乐风潮寻找起点的时候,《Whole Lotta Red》会再次浮出水面。

文 – 喵叔爱小鸟

喵叔爱小鸟

飞不起来的鸟,抓不住鼠的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