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ura Marling [Semper Femina]

laura-marling-semper-femina-main

借着《Semper Femina》,Marling为自己的人生和音乐找到了另一种思考方向,也为跟随她成长的人们打开了另一扇大门。

★★★★
Folk
2017 Laura Marling


laura-marling-semper-feminaLaura Marling是一位“女权主义者”吗?在过去的几年间,她唱过“在爱情中,我是雄鹰,而你是白鸽”,独自搬到洛杉矶,剪掉长发,一个人走上巡演路途;她策划了一个叫做“Reversal of the Muse”的播客电台,对话音乐行业中的女性,探讨女性在这个行业中的创造力与极限;她痴迷于征服了尼采、弗洛伊德、里尔克的露·安德烈亚斯·莎乐美,在她的精神分析学说和女权主义理论中深陷。以及,她试图以男性的视角来创作这张关注女性的作品《Semper Femina》。

“Semper Femina”意为“永恒的女性”,六年前Laura Marling从维吉尔的史诗《埃涅阿斯纪》里摘取了这个词组,纹在了自己的大腿上。而当6年后她完成这张专辑时,这个词组对她来说似乎有了全新的意义。曾经的她认为“女性自觉”意味着要挖掘出自己强势的一面,正如这几年她走过的路,以及最初创作这张专辑时她所处的状态。而现在的她,把焦点放在了如何以女性的视角来理解女性特质和男性特质的不同与平衡,正如专辑最终呈现的面貌。

首支单曲《Soothing》能概括专辑的整体走向:两把倍低音提琴交错而出,带着隐约而绵软的弦乐和零星的打击乐,简洁利落的编排对应歌词中描述的女性对欲望的克制。Laura Marling和制作人Blake Mills在这里达成了一种默契,这回不需要任何创作和制作上的夸张和繁复,只需回归传统来展现她眼中的灵感缪斯,描述女性的敏感、脆弱、决心和美。然而,即便是回归传统,这张专辑也能够在不同曲目间展现出Marling在创作技巧上的广泛涉猎和积累。《The Valley》用着和《Soothing》相似的器乐组成,但以连绵的吉他和弦柔化了女性的悲伤之美。《Always This Way》、《Wild Once》和《Nouel》更走向Acoustic的形式,闪现着六七十年代民谣的传统光环。《Don’t Pass Me By》和《Nothing, Not Nearly》的电吉他则像女性身体里的坚硬一面,用混响用失真来点出专辑主题的另一面。

《Nouel》是这张专辑的点题作品,Laura Marling用这首歌来献给她的缪斯。“Fickle and changeable are you / And long may that continue”,她把“Semper Femina”这个看似女权运动口号的词组原意写在了这首歌里,女性的薄情与善变,在她看来是一种值得仰慕的特质。就像《Nothing, Not Nearly》最后她唱完“Once it’s gone it’s gone / Love waits for no one”,然后迎着鸟叫声走出录音室那样洒脱。

从2007年4月的第一张EP,到现在的第六张专辑,已经过去了整整10年时间。10年间我们见证了一个90年生唱作人飞速的音乐成长,难得的是这种成长完整映射了Laura Marling向内自我探索的心路历程。面对这段历程中的最新产物《Semper Femina》,Marling为自己的人生和音乐找到了另一种思考方向,也为跟随她成长的人们打开了另一扇大门。

文 – 余贰
摄影 – Hollie Fernando

余贰

文艺皮囊三俗心,闷骚死宅臭屁精。对听什么从来不挑,挑的是什么好听。在拿到大学毕业证时抬头45°眼神笃定地仰望天空,立志要做一名为音乐和文学理想奋斗终身的农民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