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nny Lewis [On The Line]

jenny-lewis-main

★★★★
Indie Rock / Alt-Country
2019 Warner Music


jenny-lewis-cover在《On The Line》中,Jenny Lewis仍然奋力奔走在追寻生命里那一缕转瞬即逝的希望之光的道路上,只不过这次,在《The Voyager》里协助她攀上事业高峰的Ryan Adams成了她潜在的阻碍。

现如今,我们很难判定Ryan Adams对《On The Line》施加的影响究竟几何。毕竟在前不久接受采访时,Lewis曾透露过,在这张专辑的长达近两年的制作时间里,Ryan Adams只出现过五天。他曾在2016年Lewis刚刚开始创作这张专辑时出现过,但在共度了近一周的合作创作的时光之后,Adams就消失了。在此之后,Lewis不得不自己完成这张专辑。无法否认,Ryan Adams夹杂着强烈悲观情绪的音乐风格、以及他对充满复古气息的上世纪六十年代民谣和七十年代摇滚乐的信手拈来,都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影响了Jenny Lewis职业生涯后期在创作上的取舍。这种影响从《The Voyager》发源,并不知疲倦地潺潺流淌进《On The Line》。

可即便如此,我们也没有理由将Jenny Lewis最近几年所取得的成功归功于Ryan Adams。毕竟,对Jenny Lewis来说,和Adams如此紧密的合作也意味着排山倒海而来的巨大精神压力,因为她所面对的,是一个会逼着自己把耳朵贴在音响上聆听重金属乐队Creed、却将这种暴行冠以“调教”之名的“虐待狂”。

对于其他音乐人而言,和Ryan Adams的合作可能是一种折磨,但对Jenny Lewis来说,Adams的存在就像她音乐事业的催化剂。透过与他的合作,她进入了通向自己青春年华的兔子洞,并在一场绝望与喜悦并存的创作历程中为自己的存在写下全新的定义。她毫不掩饰地向听众展示了自己被酒精耽误的人生(《Wasted Youth》)、情感关系触礁时自己的无力挽回和歇斯底里(《Dogwood》)、以及父亲离开后,母亲沉迷药物对自己产生的负面影响(《Little White Dove》)。当这些生活强加在她生命里的不幸经历被Jenny Lewis用充满黑色幽默的歌词唱出来时,她坚强而乐观的演绎都会让听众不自觉地感到难过。幸运的是,这张专辑里还有Beck和Ringo Starr。前者将自己那张尚有发掘空间的《Colors》里的色彩照射进这张被灰色情绪占领的唱片,后者则以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摇滚乐盛世的见证者身份为这张作品带来更加原汁原味的温暖鼓点。

在《On The Line》发行之前,为这张唱片打造了八首歌曲的制作人Ryan Adams因性侵未成年乐迷被捕。事发之后,Jenny Lewis接受了Ryan Adams的丑闻对她演艺事业带来伤害的事实,一如她接受自己无法选择家庭的事实,一如她接受自己给自己的青春留下不可挽回的遗憾的事实。但她仍然坚持发行这张专辑。因为这张作品和在它正式诞生之前的这段创作经历,以及激励她创作出《The Voyager》和《On The Line》的那些过往生活里的糟烂事一样,都在时间的催化下成为了她生命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文 – 喵叔爱小鸟

喵叔爱小鸟

飞不起来的鸟,抓不住鼠的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