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ddie Gibbs & Madlib [Bandana]

freddie-gibbs-madlib-bandana-main

★★★★
Hip-Hop
Keep Cool Records


freddie-gibbs-madlib-bandana-cover如果将《Bandana》比作一部电影,那么它一定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主打搭档互动和激烈动作场面的硬汉动作片。Freddie Gibbs则是两位主演中性格火爆、横冲直撞的那个,而Madlib则是在背后提供物资和智力支持、深谙深谋远虑之道的Man in the Chair。

《Bandana》是一张十分优秀的合作专辑。即便在五年前发行的被奉为合作专辑经典的《Piñata》面前,它也毫不逊色。而且和《Piñata》比起来,这张新作显然为了扩大受众而加入了更多更具有时代特色的音乐元素。对Freddie Gibbs来说,《Bandana》是他为2010年代的自己写下的阶段总结。在和Kenny Beats(《Freddie》)、The Alchemist(《Fetti》)等制作人合作之后,Freddie Gibbs对自己理想中的杰作标准有了新的见解,而拥有神一般采样技艺的Madlib显然是帮助他将理想化作现实的最佳人选。而对Madlib来说,Freddie Gibbs生动写实又颇具幽默感的歌词、生猛的嗓音和他对歌曲活灵活现的演绎无疑是检验自己制作水准的最佳试验田。

从Walt Barr在1979年发行的单曲《Free Spirits》(《Crime Pays》)到印度音乐家Majrooh Sultanpuri的歌曲《Aasman Ke Neeche》(《Giannis》),从女子灵魂乐组合The Sylvers 的经典歌曲《Cry of a Dreamer》(《Palmolive》)到雷鬼音乐人Super Beagle的《Dust A Sound Boy》(《Half Manne Half Cocaine》),《Bandana》拥有海纳百川一般的丰富采样,除此之外,Madlib还为这张专辑创作了多首没有使用采样的原创伴奏,以配合Freddie Gibbs为这张专辑加入的富有娱乐性的元素。Freddie Gibbs则充分展示了他作为“Shit-talker”的多面手本色——他在《Practice》里对心上人一诉衷肠,在《Half Manne Half Cocaine》里探讨自己犯下的罪行与所获得的成就之间的关系,在《Palmolive》里讥讽特朗普内阁的种种荒诞决定,并在《Fake Names》里坦诚地向听众展示其对自身现实处境忧心忡忡的一面。和Killer MiKe和EL-P这对在艺术追求上摆出势均力敌的强势姿态的超级搭档不同,Freddie Gibbs和Madlib是一对互补型的组合。两人在这张新作的创作中表现出来的相互妥协是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Madlib在这张专辑中只发挥了自己一半的制作功力,但他全程用ipad制作歌曲的随性姿态印证了“艺高人胆大”这句话。相对的,Freddie Gibbs也适当收敛了自己艺术人格里暴力激进的一面,以更放松的姿态一边配合、一边引领着Madlib的创作。两人为这张专辑做出的种种努力让《Bandana》成为了一张完全没有聆听门槛的说唱佳作,而它的优秀程度也足够让Freddie Gibbs & Madlib成为流行音乐史上最好的说唱组合之一。

文 – 喵叔爱小鸟

喵叔爱小鸟

飞不起来的鸟,抓不住鼠的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