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ist [Pleasure]

feist-pleasure-main

Feist时隔六年的新作《Pleasure》可能不是极致的,但它却感染力十足。

★★★★
Pop / Folk
2017 Polydor


feist-pleasure-cover从《The Reminder》开始,Feist便陷入了“创作后遗症”般的迷惘和灵感搁浅,与其四年之隔的《Metals》如此,六年之隔的《Pleasure》亦如此。于是《Pleasure》受激发于一片灰色的“Unpleasure”,尽管她本人更倾心将这一段时光描述成“灵魂的黑夜”,用诗意粉饰了赤裸的耽溺和沮丧。这个些许欲盖弥彰的情感伏笔很容易让我们对《Pleasure》做下聆听的准备,但Feist显然埋下了一点点出其不意。

纵观Feist之前的作品,它们很容易被拉进“情调”与“文艺”的场所,纵使这两个词被愈加恶意应用,却仍很精准概括了她“Indie pop darling”的气质。但当专辑同名曲《Pleasure》和《Century》作为先行作品浮现在暌违六年的时光时,粗粝的制作和乖张的演唱似乎将Feist的形象任性地拆解了(如果你是从《Let It Die》时期开始熟知她的话)。几乎仅靠吉他、贝斯有力支撑起来的Lo-Fi质感,被跳跃、逐渐明亮到炽热旋律填满的欢脱,像是被蒙上了一层时光的尘——这种闷烧在骨子里的生猛和即兴也难怪有媒体会将其与早期的PJ Harvey比对一番。而作为最先放出的两首单曲,《Pleasure》和《Century》同样也是整张作品的精神核心:伴随着时间的单向前进,它不断冲刷着我们的目标和情绪,“Pleasure”似乎成为我们前赴后继般追求的归宿和满足。

剩下的时刻,Feist的纯粹一如以往。在非传统民谣、布鲁斯以及更精简制作与人声处理的调解下,她文艺赤诚又比肩Cat Power、Jessica Pratt等唱作人。从《I Wish I Didn’t Miss You》这样沾满回忆、情绪高低的直白,到拉回“翻盖手机”年代、祈求二人派对的婉转;从《Get Not High,Get Not Low》的轻巧灵动,到《The Wind》借来Colin Steston铺衬她声线的号音,精致而小心翼翼都与《The Reminder》如出一辙。同时,编排的简化并没有牺牲掉悦耳出色的旋律,反而放大了Feist在细节上的掌控。比如《Any Party》逐渐拉长镜头般的推进,最后淡出的那辆汽车里播放的正是单曲《Pleasure》;《Century》最后气氛与兴头高涨之时的戛然而止;当然,还有《A Man Is Not His Song》略显违和的结尾摇滚拼接(来自曾经互相翻唱过对方作品的金属乐队Mastodon)。

最后的《Young Up》是Feist与“年轻”的一段交流,这有她年轻的听众,也有她年轻的自己。她始终有意无意投射了我们日常生活的眷念和表演,她将《Pleasure》录制时的背景杂音赋予了角色,正如这也是她对“不完美”的一次垂望。于是《Pleasure》可能不是极致的,但它却感染力十足。

文 – 王人品
摄影 – Cass Bird

王人品

1 thought on “Feist [Pleasur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