Ólafur Arnalds [For Now I Am Winter] – 环球

OlafurArnalds封面

“新生代唱作音乐人将流行乐元素轻松融入新古典主义与清冷电子乐风格中,亦缓亦急,亦韵亦淡。”——All Music Guide

26岁的年轻音乐人Ólafur Arnalds出生于冰岛首都雷克雅未克郊区,他的才华与能力早已举世公认。从新古典主义到电子音乐、极简主义声响,他广泛吸收不同流派的精华,却又保持了自己的声音世界中独特的个性。Arnalds在2007年发行了首张个人专辑《Eulogy For Evolution》,并参与了诸多不同领域的音乐项目。他的演出足迹遍布欧洲、北美和中国,尤以其亲和的台风被乐迷所赞颂。2013年,他的第三张全长录音室专辑《For Now I Am Winter》发行,为听众带来了一些和以往不一样的声音。

跨界创作 勇于创新

近几年Arnalds的声望节节高升,这离不开他的广泛涉猎与辛勤工作。2009年以来,他的名字不断出现在各类影视作品中,包括为电影[Another Happy Day]、英国ITV电视台新剧[Broadchurch]创作配乐,以及为电影[The Hunger Games]、[Looper]贡献插曲;Arnalds还以“每天创作、发布一首作品”的创意方式,将自己随性创作的小品集结成两张EP,《Found Songs》和《Living Room Songs》,提供免费下载,并得到了忠实乐迷的积极反馈。他们自发为这些曲目制作了音乐录影带,并在网上彼此分享。

这些不懈努力不仅为Arnalds积聚了人气,也帮助他迅速确立了自己丰富、融合的音乐性格。人们不仅在他的作品里听到了作曲家Max Richter的影响,还将他与冰岛同乡、后摇滚乐团Sigur Rós、前辈作曲家Jóhann Jóhannsson相提并论。

与此同时,跨界合作与旁支计划也源源不断地为Arnalds提供灵感。这包括与好友Janus Rasmussen成立电子组合Kiasmos、与Nils Frahm合作EP《Stare》、为英国舞蹈家Wayne McGregor的芭蕾舞《1909/Dyad 1909》创作配乐。Arnalds认为不断地与外界合作是非常必要的,“如果你从不和别人合作,那你也没有学习的榜样,更不会进步。”

新专辑 《For Now I Am Winter》

这些融合带来的灵感,体现在Arnalds的新专辑《For Now I Am Winter》里。其风格和他以前的作品形成了鲜明对比——更直接、更大胆。相比于上张录音室专辑《And They Have Escaped The Weight Of Darkness》中多是由“钢琴+弦乐”主导、辅以电子元素的中慢板作品,《For Now I Am Winter》的编配更为繁复,声响更具张力,但曲式结构上却蕴含了更多的流行感觉,容易入耳。

最显而易见的改变,就是美国作曲家Nico Muhly的加入。这位跨界古典、流行与电影配乐的作曲家主要帮助Arnalds润色管弦乐部分。“如果我给合成器写了一个包含两个音符的旋律,那么Muhly的任务就是把这个简单的旋律拓展,编写织体与和声,让它适合用三十件乐器来演奏。”Arnalds这样解释。

完整的管弦乐团编配不仅让《For Now I Am Winter》拥有了更饱满、动态更清晰的音质,也赋予听众更大的遐想空间。例如专辑中的《Only The Winds》,其电影配乐质感的结尾堪称整张作品里最戏剧化、最具张力的片段。

新古典主义 人声融合

Arnalds原来惯用的极简主义手法已经不再突出,而专辑中另一大特点,便是加入人声的创作和使用。

这张新作无疑代表了迄今为止Arnalds最大的自我挑战。近些年来,冰岛的新古典音乐人集体发力,他们的音乐语言已经形成了独特的冰岛风格,而Arnalds在这张专辑中希望以此为基础,更上一层楼。尽管创作过程漫长,但从最终成型的作品来看,所有的返工都是值得的。

“我想集中精力、有始有终地做一张专辑。我对这张专辑很有信心,而且能如愿搞一些创新非常让我兴奋。”对于Arnalds而言,他一直在不断地尝试新想法和新手法。在《For Now I Am Winter》里,他的音乐和理念都有所进步:不仅在作品架构上更丰富、更饱满,更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全新的Ólafur Arnalds——现在,他不仅仅是一位作曲家,还多了一个新的身份——词曲作者。

□资料提供/环球音乐

Eardrum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