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外”的流行乡村产业面观——Bro Country与Hip-Hop能否救世?

country-bro

Sheryl Crow开始发乡村专辑?我们知道;Taylor Swift玩电子玩得还不赖?我们也知道;Miranda Lambert和她的几个姐们现在成了评论界最受宠的一批乡下姑娘?拜托全世界都知道了……那请问,乡村乐圈中那帮最爱捣事儿的爷们儿们都在干啥?他们“养家糊口”的伎俩又都有哪些?如今赚钱的乡村歌曲已经面目全非了吗?《Live Like You Were Dying》这样的励志型作品如今还有没有市场?我们不妨在当下的产业动态内找找答案。

如果你还坚持用“一条道走到黑”的精神默默关注着Billboard Hot 100单曲排行榜,那你估计也能把几个主流乡村男艺人的家底摸个七七八八。注意,这帮人能摸清的可不仅仅是Blake Sheton、Luke Bryan、Jason Aldean这些在当地如雷贯耳的电台台柱级人物,哪怕是像Jake Owen、Brantley Gilbert、Jerrod Niemann等一般不常在CMA等颁奖礼上露面的明星,大家都可以如数家珍。

这都说明啥?乡村乐仍是美国流行音乐的重要组成部分?圈子里还有很多“歌红人不红”的冤假错案?乡村作品仍以“讲三俗、接地气”为目标?女人们的纤纤玉指终究还是敌不过男人们“快乐的大脚”?没错,这些都对,只不过当人们以为Taylor Swift和T-Pain合作的《Thug Story》只是个玩笑时,她却在她的下一张专辑中搞定了Ed Sheeran和Snow Patrol,还像模像样地玩起了Dubstep和摇滚;当评论界沉迷于Pistol Annies给人带来的惊喜时,她们却成了“准Country Rap”作品《Boys ’Round Here》(Blake Shelton)的帮凶;当人们以为Monroe的传统兰草音乐是这个时代的幸运时,她却把目标投向Macklemore & Ryan Lewis的《Thrift Shop》,做了一个剑走偏锋的Acoustic版本……所以,尽管传统的东西向来服得了评论的水土,但“商业大跃进”依然是主流乡村乐界趋之若鹜的——“怎样吸引年轻听众?”、“如何用‘电台——唱片公司——电台’的模式继续肉搏音乐数字化”等问题一直反复,而怎么通过改良、合作等方式让乡村乐与流行的大环境同进同退,以及如何调整音乐创作的取材和表演形式让主流乡村乐听起来更“时尚”,似乎是很多爷们正在考虑的事儿,答案也不外乎就是两个词,一是Bro Country,二是Hip-Hop。

Jason Aldean和Ludacris合作的《Dirt Road Anthem》,第一次让Country Rap元素在乡村榜上登顶。

所谓“Bro Country”,说白了就是饮酒、派对、靓女和机车这四大主题。讲得夸张点儿,一首单曲能否将这几个元素拾掇齐,几乎已经成了其能否攻克乡村电台的重要标准。各位不妨追溯一下这两年来热门单曲的歌名(随便几个简单例子:《Drunk Last Night》、《Drink To That All Night》、《My Kinda Party》、《Somethin’ ’Bout A Truck》、《Cruise》、《Country Girl (Shake It For Me)》),便会讶于主流市场对这类内容的乐此不疲。而说到Hip-Hop与乡村的单向融合,近几年涌现的案例就更多了:像与乡村乐颇有渊源的Kid Rock,他在CMA上与Lil Wayne的合作便被一些媒体冠上了革命性的帽子;再例如被誉为“Country Rap之王”的Colt Ford,他一方面找来Run–D.M.C.等Hip-Hop艺人为专辑助阵,一方面也在频繁尝试与Jamey Johnson、Jason Aldean等主流乡村艺人合作,争取更多的曝光机会。

总的来看,虽然Country Rap作为流派并没有在乡村电台找到起码的立足点,但包含Rap元素的流行乡村作品却已经捷足先登拿下了年度畅销单曲的头衔——包括Jason Aldean的作品《Dirt Road Anthem》和新晋团体Florida Georgia Line长线走红的热门单曲《Cruise》。

外表粗犷的Aldean在《My Kinda Party》中当了一回吃螃蟹的人——一来,他“温文尔雅”的说唱做派虽无法与Colt Ford、Moonshine Bandits等边缘艺人相提并论,但其在CMT颁奖礼上与Ludacris的合作却令人记忆犹新(Ludacris比Lil Wayne在CMA上的装腔作势要务实多了);二来,《Dirt Road Anthem》叫好叫座的佳绩也终于让主流乡村电台开始对Country Rap抬起了高贵的眼,进而推动了主流男歌手对即兴式Rap的钟情(君不见Blake Shelton很快就将这招学起来了吗?)。除此之外,俗神Luke Bryan不断刷着他“春假”EP的名录(新的一版刚刚发行),有“乡村版Bieber”之称的Hunter Hayes也在格莱美上获得了全长表演资格。更令人眼前一亮的是名不见经传的男子合唱团Florida Georgia Line,他们的单曲《Cruise》从找不到电台播放到风靡全美、登顶单曲榜,除了折摆长达一年的时间外,还成功傍上了其Remix版本的市场效应——在这首大热单曲的背后,我们可以看到早已在流行乐界失了宠的单曲制造机Nelly以及一手捧红Taylor Swift的独立魔厂Big Machine,而Remix版的作品中则不外乎地充斥着呆板而程式化的中板节奏取样,以及恼人的Auto-Tune和与之堪称一丘之貉的闲散的Twang。

为Florida Georgia Line的《Cruise》制作Remix同样是Big Machine的主意,他们号称需要一个在主流市场已经过气的明星,这个人就是Nelly。

然而,不当红的Hip-Hop明星在Country的世界中都有着“变废为宝”的待遇,才导致这种兼具俗辣性与单向性的流行融合最终水到渠成。相比90年代Tammy Wynette与KLF的合作以及十年前Tim McGraw与Nelly共同完成的《Over And Over》,Hip-Hop的文化思想可以说是直到今天,才真正地与乡村音乐的主流内容取样正经有序地搭在了一起(无论成品听起来多让人不齿)。纵观当下的热门单曲榜,一些乐天派甚至会在Pitbull《Timber》的口琴中、亦或是Avicii《Wake Me Up》中的Acoustic Guitar上寻找所谓“乡村影响流行”的证据,而乡村的女儿Miley Cyrus在《4×4》中所采取的酒吧摇滚的念唱方式,似乎也象征着乡村与流行的结合可以有更多的可能。目前,“乡村流行化”这个词已不再局限于Taylor Swift、Lady Antebellum等个别艺人的事业宏图,而是化作一种Country Bro的精气神儿开始逐渐蔓延,其架势像极了当年Hip-Hop与摇滚乐搞出来的那个Nu Metal。

话说回来,表面上的风起云涌和欣欣向荣其实是一面之词,评论界的态度注定斩钉截铁,而一些传统派当红艺人也表现出自己的担忧。例如Toby Keith,他用一首名为《Last Living Cowboy》的作品揭示了现如今优质传统乡谣难在电台出头的现象,Eric Church也在新专辑中将自己标榜为一个“Outsider”,并掷地有声地发起对家乡的捍卫……毫无疑问,堪称“白鬼子流行乐”的Country这两年正在一个浮躁的瓶颈期,保守而程式化的内容在当今的数字音乐时代中也全然不是吃重的砝码。若只要短期的商业繁荣,可能如Florida Georgia Line这样的幸运儿会越来越多,而真正需要当下电台与唱片公司考虑的,恐怕是当代乡村乐在未来可能锻造的含金量和传承性,这显然不是一壶酒和一部车能涵盖齐全的。

□文/左脚踹右脚

左脚踹右脚

这家伙很正经,什么都没留下。

1 thought on ““男主外”的流行乡村产业面观——Bro Country与Hip-Hop能否救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