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uce Springsteen的封面真的都很丑吗?

bruce-sprinsteen-high-hopes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乐坛老将成了“封面难看”的代名词——Bruce Springsteen还一次又一次地为这个事实提供明证。但这两者之间,真的有什么关系吗?

新年伊始,Bruce Springsteen与E Street Band推出第18张录音室专辑《High Hopes》,歌迷振奋欢喜之余难掩心中疑惑:这唱片封面走的是什么路线?立领?劈叉?两个“老大”?右边那个为什么还一脸担忧的样子,生怕左边那个手里的吉他快掉了?这与传统意义上的“好看”实在有点距离。在过去20年的Bruce Springsteen专辑封套上,我们并没少受“惊吓”:他对大头照孜孜不倦,《Human Touch》、《Lucky Town》有着慎人的红色大字,《Wrecking Ball》则像小学生用拳头涂的图案,更别提《Working On A Dream》粗制滥造的背景和街头魔术师的即视感……

其实作为历史后来者的我们不妨将眼光放得宽一些、远一些,在完整回溯Bruce Springsteen前17张、尤其是标记他登上巅峰过程的最初5张作品时,便会发现他的封套似乎都有够得上经典、饶有趣味的象征性。


bruce-springsteen-greetings-from-asbury-park-n-j[Greetings From Asbury Park, N.J.](1973)

Asbury Park是Springsteen家乡新泽西的一座海滨城市。这张唱片封套就像旅游纪念品明信片,既透着渲染浪漫色彩的归属感,又有“欢迎您来”的自豪。复古字体加复古色调,放在今天仍不过时。

曾签下Bob Dylan的John Hammond当时给了Springsteen人生第一份唱片合同,而这张处女作在当年仅售出25000张。


bruce-springsteen-the-wild-the-innocent-the-e-street-shuffle[The Wild, The Innocent & The E Street Shuffle](1973)

老实说,突出个人形象的点子用一两次还不算糟糕,几乎可以被忽略的文字让位给明暗有致的脸部特写,23岁的Springsteen在封套上看起来已经像个老嬉皮士。

首张专辑《Greetings From Asbury Park, N.J.》发行仅8个月,Springsteen以惊人的速度和能量确立着自己的民谣摇滚风格。尽管《The Wild, The Innocent & The E Street Shuffle》销售情况仍不理想,但经典曲目的书写已然展开:专辑中的《Rosalita》成为此后十年演出的终场保留曲目。


bruce-springsteen-born-to-run[Born To Run](1975)

精彩的黑白摄影作品,抓拍下Springsteen与E Street Band成员Clarence Clemons自然随性的互动和嘴角透露的笑容。与拿腔拿调的《The Wild, The Innocent & The E Street Shuffle》相比,似乎这个封套并不想证明什么,却说明了很多东西:合作、放松、自信,以及成功。

从这张专辑起,作为传奇重要一部分的E Street Band正式定名,Springsteen在这群朋友的协助下以坦荡的姿态进军主流,终于开始了乐队的商业成功。


bruce-springsteen-darkness-on-the-edge-of-town[Darkness On The Edge Of Town](1978)

可以说这是“老大”第一次暴露出“坏品味”:茫然的表情、过于随意的穿着、廉价酒店般的背景,头发也像是马虎地洗完没吹干……

结束与前经纪人Mike Appel的法律纠纷后,Springsteen元气大伤,音乐也变得深沉黑暗。他意识到自己和其他人一样,无法逃避盛名所累。有人说这是一张糟糕的照片,但它却因真实记录了40年辉煌事业的第一次重大挫折而成为经典。


bruce-springsteen-born-in-the-usa[Born In The U.S.A.](1984)

Springsteen本人如此评价著名女摄影师Annie Leibovitz的作品:“在这张照片里,我的屁股看上去比我的脸还好看。”象征着力量的手臂、束进腰里的白色汗衫、磨旧的牛仔裤、鸭舌星条旗的一部分——这也许不是美国形象的全部,却最能唤起广大群众的强烈认同。

在美国,即使对摇滚一无所知的人大多也会哼唱这张专辑的同名曲,其封面形象更是在世界各地成为“摇滚”的象征。80年代的美国正在走出70年代经济危机的阴影,Springsteen用这样一张主旨鲜明的专辑呼应了时代,给予美国民众尊严与希望,也意外地将“劳动最光荣”上升到了“劳动最性感”,从而成为“最不可能的”偶像明星。


对着Justin Bieber、One Direction尖叫的孩子可能很难理解,录像带翻录的模糊视频里那个外号“Boss”却一副大老粗打扮的男人,竟让爬上台与他共舞的女孩歇斯底里。今年已经64岁的Springsteen还能在澳洲演出时收到女歌迷递上台的一整瓶红酒,紧身T恤卷起袖子,他依旧是硬朗血性的“人民英雄”——也许在审美上他有被淘汰的一天,但音乐唤起的关于人类本真的东西不会。

□文/Yalla

Yalla

与音乐比起来,我更喜欢不曾拥有也不可能拥有的生活。

3 thoughts on “Bruce Springsteen的封面真的都很丑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