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lf Alice 狼女养成

wolf-alice-my-love-is-cool-main

无论作为一个人,还是一支乐队,“接受自己”都相当重要:无法说服自己,又如何令歌迷信服?正因此事不易,结果就是天生的表演者少之又少。不过如今我们常常发现,围观一群年轻人如何“摇滚明星自我养成”,其中的趣味并不输膜拜传奇。

“狼女”Ellie Rowsell和她的Wolf Alice今年再闯Glastonbury。去年她还在“不见天日”的John Peel帐篷舞台上披着发低着头呢,今年已经欣欣然跳上观众头顶了。日趋成熟的舞台表现,令人们感受到呈几何级数增长的野性不羁。容易走光的裙子不穿,影响踩效果器的高跟鞋不穿,会糊一脸的浓妆不化,这份洒脱Ellie并非从一开始就拥有。乐队早前全员金粉撒脸上阵,原来也只是为了“伪装”带来的一份安全感与自信。某次巡演路上她干脆把整个化妆包弄丢了,结果若有所失,极为恐慌。这反倒让她有了彻悟:很多东西,其实不是必需。

Wolf Alice的音乐也一直在不断调整中。Ellie Rowsell和吉他手Joff Oddie相识最早,他们在2010年就发行过一张同名EP。是2012年鼓手Joel Amey和贝斯手Theo Ellis的加入,让乐队的民谣味渐渐淡去。与很多衣食无忧的同行相比,这二位的决心让作为主脑的Ellie很是动容。穷到去超市偷食物也不愿放弃音乐的Joel,和为了加入仰慕已久的乐队甘愿放弃吉他当贝斯手,甚至“不惜变性”的Theo,他们对于音乐的义无反顾可以说是令Wolf Alice实现质的飞跃的重要因素。2012年的单曲《Leaving You》强烈彰显了Ellie唱腔中柔中带刚的气质,仿佛来自美国中西部的钢棒吉他颤抖效果令他们显得与众不同。相隔不到一年的另一首新歌《Fluffy》很快又让我们重新审视Wolf Alice的定性:这一次流行Grunge气息更为浓重,而B面的心碎情歌《White Leather》因其强烈的对比成为歌迷最爱之一。

尽管在乐队现场经验丰富,鼓手Joel在几张单曲之后对自己的评价仍然是:“我打得很烂,但只要这次比上次好,我就会觉得自信。”2013年的《Bros》是Wolf Alice最有理由为自己的进步骄傲的时刻。如果说要给EP《Creature Songs》乃至今年的首张专辑《My Love Is Cool》找到一个原点,那一定是这首歌了。这支乐队对于自己的把握,终与夏日音乐节上挥洒荷尔蒙的广大青少年产生了最恰到好处的交集。

在与澳洲媒体对谈时,乐队被问起与Alt-J巡演的感受,Ellie流露出的带有距离感的表情耐人寻味——其实,没有什么比认清自己的位置更酷了。如果不是十分明白这一点,Wolf Alice恐怕也无法在较短的时间达成今天的这一切。


wolf-alice-my-love-is-cool风格:Indie Rock
相似艺人:Blood Red Shoes/Swim Deep
最新发行:[My Love Is Cool]
推荐单曲:《Bros》《Moaning Lisa Smile》《Fluffy》

[xiami id=”1774062422″][/xiami]


□文/Yalla
Photo by Jenn Five

Yalla

与音乐比起来,我更喜欢不曾拥有也不可能拥有的生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