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food 伯明翰力量

superfood-new-sounds-main

我们可以将Superfood对Britpop的否认看作他们对自身的要求,也希望他们如自己所说的,“不要做那种只酷十分钟的乐队”。

不知憋了多久,一直想喊一句:我真的“受够”了迷幻摇滚!谁不喜欢飞起来的感觉呢?可无奈的是,有时你会发现,新人里好像除了做得比较好的迷幻,就只剩做得比较差的了……直到,Superfood的出现。

“如果你仔细研究下曼彻斯特,其实也能发现几支出色的新乐队啊。”成军只有一年出头的伯明翰乐队Superfood是一支挺排斥标签的新乐队,在媒体急于将乐队与稍早出道的同城兄弟Peace、Swim Deep、Jaws拉扯在一起凑成一个新焦点的时候,他们自己则喜欢以“我们都是朋友”这样的概括。Sunflower Lounge是这群朋友的第一个正式舞台,这里让人联想起伦敦Madame Jojo的独立乐派对,或者正在成为民谣中心的Notting Hill Arts Club——孕育英国独立音乐未来的强大俱乐部文化并非首都独有。

在一直将音乐作为文化支柱产业之一的英国,第二大城市伯明翰确实有理由为自己的“失宠”鸣不平:60年代诞生在这里的Moody Blues、Traffic被人拿来同The Beatles的影响力做比较;70、80年代,Black Sabbath、Led Zeppelin等金属乐队在伯明翰找到了家园;与他们感同身受的,还有Duran Duran、The Streets等如雷贯耳的前辈。伯明翰与利物浦、伦敦、曼彻斯特的差别,曾经并不那么遥不可及,可一直到最近,这个地方才由于几支年轻独立乐队的密集出现,重获媒体追捧。

Superfood原本是这个圈子的幕后英雄。主唱Dom Ganderton在Digbeth和Edbaston区的房子里,帮助许多人一起搞创作,提供他们排练场所,同时也举办派对。正是在一场这样的派对上,哥伦比亚唱片公司的星探看到了Peace的演出,后来也是在Dom家的厨房与Peace签下合同。如今,这位有大哥风范的人物决定让更多人听到自己的声音。与其他伯明翰乐队相比,Superfood有种更淡定的气质,或许也是其原本角色决定的。

一切发生都太快了。去年10月1日Dom与好友、后来的乐队吉他手Ryan Malcolm写出了《Superfood》,到万圣节的时候女贝斯手Emily Baker和鼓手Carl Griffin已经到位,Superfood开始登台。3月推出第一张EP《MAM》之前,他们就相继用《Melting》和《TV》等单曲让一个一发不可收拾的话题持续升温:Superfood是否象征着Britpop的回归?

事实上,这是另一个Superfood越来越不喜欢的标签。“这种说法挺好理解的,我觉得只是因为我们强调旋律,作品明朗直接,没有像眼下许多人那样,做很多混响、很有热带雨林感的音乐罢了。”然而在2014年底拿到他们的一整张处女专辑《Don’t Say That》的时候,感动我们的恰恰是那种纯纯的90年代气息:Blur、Supergrass、The Charlatans……Ryan的吉他,简直是本年度最可爱。尤其是对Britpop颇有特殊感情的亚洲歌迷,或许比每天都在选择障碍中变得麻木的英国人更能体会这份珍贵。不过我们可以将Superfood对Britpop的否认看作他们对自身的要求,也希望他们如自己所说的,“不要做那种只酷十分钟的乐队”。


superfood-dont-say-that风格:Indie Rock
相似艺人:Blur/Supergrass/Peace
最新发行:[Don’t Say That]
推荐单曲:《Mood Bomb》《TV》《Superfood》

[xiami id=”1773671863″][/xiami]


□文/Yalla
Photo by Tom Oxley

Yalla

与音乐比起来,我更喜欢不曾拥有也不可能拥有的生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