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press Of 女君主

empress-of-me-main

制作流行乐的变体、歌词中透露的女权意识,女君主一样的零妥协态度很容易让人把Empress Of想象成下一个Grimes。

在流行音乐上做文章不是一件易事,既不能落入俗套,又要谱写出让人中毒的旋律,在维持这微妙平衡的基础上还要做到改革创新,融入能使听众眼前一亮的崭新元素。更加困难的是,作曲人如果没有通过旋律和歌词把自己的情感态度传递给听众,即使音乐层次再花哨,也总是少了那么一点灵魂。

当然,克服困难后的回报也是优渥的,像Grimes、FKA Twigs这样,仅凭一张成功的作品,就从网络现象成功打入主流视野。现居布鲁克林的洪都拉斯裔歌手Lorely Rodriguez,艺名“Empress Of”,近期发行首张专辑《Me》,似乎就能让大家看到类似的曙光。她的电子音乐带有浓烈的实验味道,例如《Standard》《To Get By》中深邃而不失现代感的人声拼贴容易让人想起像Laurel Halo、Holly Herndon这样的实验音乐人。使人吃惊的是,《Me》同时紧紧抓住了流行音乐的脉络结构,跃动的舞曲节奏、跌宕起伏的旋律、直白明了的歌词以及Rodriguez明亮的声线成功地串联起看似不接地气的先锋电子乐,过耳不忘。

顾名思义,《Me》是一张极度自我的专辑,事实上连“Empress Of”这个让人摸不着头脑艺名,含义也源自塔罗牌占卜中的“女君主”牌,给予Rodriguez对内心世界全新的认识。歌词的内容除了少女日记般写满不安与渴望交织的抽搐心情,也有几分似是而非的女权主义,充满独立与自控。Rodriguez极度注重内心的宁静,排斥在专辑制作过程中对外界做出妥协,因此她将制作基地搬到了墨西哥城的一间旅馆。除了最终的Vocal回到美国录制,其他所有配乐制作都是在这间客房中独自完成。

制作流行乐的变体、歌词中透露的女权意识,女君主一样的零妥协态度很容易让人把她想象成下一个Grimes。但不同于Grimes深受日韩流行乐以及R&B的影响,伴随Empress Of成长的明星则更像是普通美国青少年的偶像:www.christinaaguilera.com是她人生中打开的第一个网站,她翻唱过Katy Perry的《Hot n Cold》,那条奥斯卡红毯上大杀四方的“死天鹅装”使她认识并迷恋上了Björk,她钟情于Björk《Debut》这样言简意赅的专辑名,《Me》的命名就这样诞生了。

《Me》为Empress Of吸引了众多媒体目光,这一点来说与《Debut》的确有着相似之处。“音乐气质锋利冰冷、歌声甜美纯净如一缕清泉”,仅凭这样的形容,我们似乎可以列出一排Indie Pop、Dream Pop女歌手的名字。Empress Of是这里头最新出现的一个名字,然而像《Me》这样能游刃有余地在实验与流行的边界间来去自如的专辑,有理由让我们期待她将会被真正牢记。


empress-of-me风格:Avant Pop
相似艺人:Terrible/XL
最新发行:[Me]
推荐单曲:《Standard》《How Do You Do It》《Need Myself》

[xiami id=”1774520806″][/xiami]


□文/Popgun
Photo courtesy of the artist

Popgun

小时候被奇怪的独立音乐撬开了脑袋 ,iTunes填了AAC馅料往脑袋里去,被Pitchfork缝好了,现在没有iPod每日按时向大脑输送养料大脑会停止运转,有时输送太多养料又会手舞足蹈如神经病。如今宅着,并怀着感恩的心写每一份乐评,不敢怠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