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wen Pallett – 我想做个有用的人

“和所有人一样,我喜欢的是觉得自己有用,被别人欣赏。”

有时候,你会觉得Owen Pallett实在是个存在感很强的人。他拥有太多称号:歌手、小提琴家、作曲家,他为电影、游戏配乐,也是各色音乐人的金牌幕后搭档,如今更一跃成为多伦多交响乐团的音乐节特邀策划人。他当过游戏宅,至今仍然是不会错过《冰上的尤里》这样热门动画的二次元拥趸,但与此同时,你也可以在各种平台上看到他不懈为自己选择的立场发声。因此,当我们听到他理想的生存状态,只是简简单单的“有用”二字,多少还是有些惊讶的。选择自己在世上的位置是一个重要的人生课题,对于艺术家来说尤为如此。Pallett在这方面令人钦佩的明晰态度,似乎也让我们窥视到了他对音乐不倦探索的内在动力。

小提琴一直是你音乐中的重要元素。你是怎样看的呢?Andrew Bird曾经在一次采访中说,他现在对小提琴有点避之不及,因为他不愿意别人用一种乐器来定义他,尤其是把他和其他小提琴手做比较的时候。你呢?

OP:这个问题好像无论怎么回答都会有点绕!如果我说“我也希望别人最好不要用我的小提琴来定义我”,那就等于没有回答呢。

你过去的化名是“最终幻想”(Final Fantasy),这些年还给不少电子游戏做过配乐,想必你本人也是一位游戏玩家。有什么新旧游戏推荐吗?

OP:青少年时代的我确实很爱玩游戏,不过现在已经几乎没什么时间了。最近我有买《超光浪人》(Hyper Light Drifter),是一个朋友推荐的,但才玩了一个多小时吧。

我们都特别爱你为电影《她》(Her)做的音乐。你个人喜欢这部片子吗?如果身处未来世界,你会想要一个虚拟爱人吗?

OP:当阅历日益累积,我开始相信,在所谓的人与人的交往中,你与自己的关系,要比你与他人的关系来得重要(当然还需要考虑来自外界的影响)。这不是一种反社会的想法,我只是觉得一个能“帮助你完善与自己的关系”的人,才更配得上“灵魂伴侣”这种称呼。因此,我觉得那些与自身有着紧密联系,而不需要其他亲密关系的人——那些真正快乐的“单身狗”——他们和恋爱中的人其实是不相上下的。就我而言,我和自己的关系不算特别理想啦,所以友情和爱情对我来说还挺重要的,它们给我愉悦的感觉。无论是怎样一个未来,我觉得我都不会和虚拟人建立认真严肃的关系,尽管我也有很多特别亲近的网友,本质上这也是一种虚拟的关系。

你在加拿大多伦多参与了New Creations音乐节的策划,和一个交响乐团合作听起来真的很酷呢。

OP:是的,我很喜欢和交响乐团合作。我对交响乐有非常特定的口味,这是一个很棒的展示机会,我也会在平时的作曲中体现这种理解。

你最喜欢的古典音乐家是谁,为什么?

OP:选一个可选不出!如果一定要选六个的话……我会说巴赫、肖邦、艾夫斯(Charles Ives)、巴托克(Béla Viktor János Bartók)、利盖蒂(Ligeti György Sándor)和乌斯特沃尔斯卡娅(Galina Ustvolskaya)。巴赫,因为他发明了一切,并且写出了最好的音乐。肖邦,因为他单单在一段序曲中创造的和弦,就比其他作曲家一辈子写的都要多。艾夫斯创作了迄今为止最让人折服的后现代作品,这是千真万确的,那甚至是在利奥塔(Jean-Francois Lyotard)创立后现代理论之前。巴托克对于技巧的敏感无人能及,他在民族音乐学中采取的后殖民态度也是开先河的。利盖蒂开创了“微型复调”,在我看来,这大概是当代交响乐作曲中唯一的革命性发明了。至于乌斯特沃尔斯卡娅,就像其他作曲家一样,她追求一种对无限的表达,但她的方式是野蛮、丑陋而重复的,这是一种通往超凡脱俗的全新切入点。

纵观你这些年有过贡献的作品,我们几乎可以把你叫做“那个所有你最爱的歌背后的男人”。从心底里说,你更喜欢当主唱,还是主掌幕后?

OP:两者都不是。和所有人一样,我喜欢的是觉得自己有用,被别人欣赏。有时你在与人合作中寻找到这种感觉,有时则是在自己的项目中。

你认为社会意识对一个音乐人来说有多重要?你是如何将其带入音乐和其他作品中的?

OP:社会意识,与社会意识的缺乏,正是美学的开端与终结。我的意思是:一个人做的音乐的方方面面都反映了他的政治信仰。我觉得,“没有什么比小鼓的声音更能揭示一个音乐人的政治观点”,这话说得太对了。其实在大多数情况下,人只要存在就是政治的:以女性之躯进行音乐创作,这本身就是一种针对当权者的态度与立场。以我为例的话,我不觉得需要刻意在我的音乐中加入我的同性恋身份,因为无论我说什么,它就已经在那里了。即使我说,“我是一个男人,我想以非常异性恋的方式和那个女人结婚”,那也是同性恋者的宣言,因为它出自我之口。
我不会要求任何音乐人要有好的政治观点,因为好的政治观点就像美妙的音乐一样,我只是更喜欢美妙的音乐。


owen-pallett-beijing-live-poster

Owen Pallett 4月23日北京

日期: 2017年4月23日
时间: 8:30PM
票价: 120 RMB(预售) / 150 RMB (现场)
场地: 愚公移山
地址: 北京市东城区张自忠路3-2号段祺瑞执政府旧址大门西侧
购票

文、采访 – Yalla
摄影 – Peter Juhl
鸣谢、资料提供 – Split Works

Yalla

与音乐比起来,我更喜欢不曾拥有也不可能拥有的生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