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 Go:那是我们的奥斯卡!

ok-go-interview-2015-main
Photo by Gus Powell

“一旦想着我做这件事是为了超过上一件事,那就做不好了。”

说到OK Go,绝大多数人的印象都是MV拍得很棒。如果知道他们所有的MV都是自编自导,大概你也会同意,他们很聪明。就是这么几个聪明的家伙,他们清楚认识到现阶段想中国巡演走一轮的难度之大,于是当有赞助商抛出橄榄枝、邀请他们来“旅游”,乐队一秒也不耽误的就跳上飞机,于是我们就有了这次机会在上海抓住他们,被他们吐吐槽……

(EM=EardrumMusic)

EM:先来跟中国观众介绍一下自己吧,OK Go是怎么诞生的?这个搞怪的名字又是怎么来的?
贝斯手Tim Nordwind:我和Damien在彼此11岁时候都参加了一个在密歇根北部的夏令营,从此以后我们就一直保持联系,不时一起搞点东西出来,有音乐也有别的。而做乐队呢对我们来说是年少时的梦想,这时Damien住在华盛顿,我在密歇根,虽然远可却没间断交流,直到大学毕业,我们终于聚到一起,然后在芝加哥遇见了Dan(鼓手),几年后又碰到了Andy(吉他手)。
主唱Damien Kulash:乐队名字就比较搞笑了,就在那个我们一起参加的夏令营。我们有些画画的课什么的,有个老师总是飞得很嗨,注意是老师,不是我们,我们都是好孩子。每次我们画画的时候,老师就会在我们耳边说:“OK,OK,我希望你能用心去触摸镜头,用手来触摸世界,然后画下他们之间的不同……”可这时候其实我们已经在画了啊,他还是继续说,“OK,OK……OK,GO!”也许这时我们本该是要去找人帮忙了,但我们才11岁啊,就只是默默画下去,总之是个非常迷幻的故事。

EM:你们曾经提到乐队会形成现在这样拍MV的独特风格,一档芝加哥本土“全民大乱舞”节目的《Chic-A-Go-Go》有不小影响?
Damien:啊,我们很喜欢那个节目,倒也不能说启发什么。那时候乐队刚成立,只录完了一首歌,彻头彻尾的新团,可那个节目却来邀请我们上节目。不巧的是技术原因,他们要求我们对嘴唱,因为这个事情我们开始想,倒是可以去搞些夸张的对嘴视频之类。

EM:当时你们是住在芝加哥的,但现在已经搬到了洛杉矶,这两个城市区别挺大的吧?
Tim:对啊,芝加哥和洛杉矶可以说是没有共同点的两个城市,特别是天气。
Damien:没错,洛杉矶是恒温的,一年四季都是一个温度。芝加哥要么就特别热要么就特别冷,但主要是特别冷。

EM:那不同城市不同音乐氛围对你们创作影响大吗?
Damien:可不,我们以前的歌都是起落很大的那种,现在变成从头到尾一个调子了嘛。(大家都笑了)没啦,你这么一说我到觉得音乐氛围其实还真的挺符合城市本身的脾气。
Tim:我同意!
Damien:我们还在芝加哥的时候是那种非常看重艺术本身的独立摇滚,芝加哥其实不太有那种大流行或者真摇滚,乐队们总是非常注重艺术性。但洛杉矶在艺术的基础上还有很多的流行、摇滚等其他元素,整个大环境跟我们都是如此。

 

ok-go-interview-2015-01
□摄影/蔡陶贵

 

EM:OK Go的音乐风格和创作模式都相当特别,你们如何做到始终坚持这条路?
Damien:怎么说呢,我们做音乐和MV的这种模式也算是一种革命吧。所有人都在追求创新,无论是音乐还是拍摄,甚至像Andy(乐队吉他手)他还写很多程序等等各种为世界发展添砖加瓦的行动。我跟Tim打小开始合作,哪怕是刚开始写歌比较偏向传统路线的时候,我们也不停在想,要不要拍点搞怪的小视频啊、自己画点海报啊之类的。慢慢地世界就变了,以前音乐是个非常狭隘的概念,音乐等于那些能刻在CD上的东西,而现在能上传到网上的都可以叫音乐了。对于我们来说,尝试不同事物的机会也变得越来越多。怎么说,我们也不是一开始就想好了,就是这条路,我们当时真是把自己视作一支传统乐队。但后来发现我们所创造出来的东西和主流厂牌主流媒体所要求我们做的不太一样,而我们自己的那些大家反倒也很喜闻乐见,然后能够从观众那边得到反馈,发现大家欣赏的和我们自己喜欢的一致,这鼓励了我们去追逐最怪的梦想。

EM:你们觉得在这条路上缺乏“类似音乐人”算是好事吗?
Damien:我觉得是好事,特别我们乐队才能坚持这么久,才能完成那些自己想做的事情啊。你看我们都成立16年了,十年前有个不知名的新乐队来给我们暖场,一年后他们一下子爆红,全世界都在播他们的歌,可第二年就没声了,然后就没然后了。对很多乐队来说,从诞生到消亡的过程可能会非常迅速,而我们则尽最大努力在向他们证明:不管你们想做的事情多离谱,都放手去做,随大流会耗尽你们的生命力。这样的坚持给我们带来朋友,带来生意,帮我们付账单,让我们现在能坐在这里。

 

 

EM:MV里面的创新精神让你们享有盛誉,你们的这些点子都是哪来的?
Damien:我们的灵感很多样,对于MV来说主要应该还是音乐。不是说完全取决于旋律或歌词,但歌曲和MV总是来自同一套思路。通常大家拍MV或者广告什么,总是先坐下认真想清楚,我想要的是什么,通常很具体,比如这个镜头要在这里拍,那个镜头是什么细节。而这其实不是做音乐的方法,写歌更常是坐下随心的敲敲弹弹,你不可能想明白,得靠摸索才能找到感觉。对于我们来说,做MV更像做音乐,相比大家的精心计划,比如这个广告,我们想好要用视觉错觉来玩,可具体怎么操作都是来到现场边摸索边改进的。大家总问我们怎么想出这个点子的,其实想点子是简单的,而我们最终的效果和开始的那个点子通常也都不太一样,想法总是在拍摄过程中不断丰富起来的。

EM:那会有压力吗?想着下一次得做得更好?
Damien:其实事情是这样的,一旦想着我做这件事是为了超过上一件事,那就做不好了。

EM:最后,你们不少MV里面都有标志性的长镜头,那你们是怎么看《Birdman》的(奥斯卡新科最佳电影)?
Damien:Birdman!他们抄我们的!我以前拍了三节这个片子,然后被人看到了,抄走了,就是Birdman那群人!(笑)
Tim:那是我们的奥斯卡!
Damien:那是我们的奥斯卡!!(笑)Birdman超赞,我看电影时候觉得“哇……靠……”因为我们自己拍这些,所以能看出,就只谈技术,他们也实在干得太漂亮了,我很高兴最后是他们赢了。

□文、采访/蔡陶贵
□特别鸣谢/搜狐音乐

蔡陶贵

经常不知道自己在听什么,偶尔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