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w 我好期待能再回来!

mew-shanghai-live-2015-bg-01

“中国之行简直太美好了,歌迷们的表现比我最大胆的设想和期待还要棒,太开心了!这次的两场演出也让我们很满足,每场结束后我们都能看到彼此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每场结束后我都开心得彻夜难眠。希望歌迷能帮我们明年再来中国!”


时间:2015年8月13日
地点:上海 Mao Livehouse


今年夏天,来内地演出的国外大牌实实在在多了起来,连Mew这支几年前就陆续听说有主办方在动脑筋的乐队也终于成行了。他们曾依靠“主场之利”压轴过欧洲大陆最大音乐节之一的Roskilde,可见其在丹麦的国民天团地位。对“丹麦五月天”长时间来的乐迷来说,整个夏天已经没什么比这场演出更让人期待了。

在经历了团员的两度变动、从主流大厂牌出走等一系列情况后,本来就不高产的他们在今年早些时候交出了了乐队史上最难产的新专辑《+-》,与前作间隔将近六年。当被问到跟新厂牌的第一次合作时他们难以抑制开心地大呼“感觉超棒”!不过马上接着表示,“必须要声明,我们对老东家也没任何怨言,他们曾帮助我们了那么久。”至于出走的原因,则更多的有些无奈,“随着时间推移,我觉得乐坛也在变化,人们的焦点悄然转移,甚至已经有些大厂牌已经倒闭了。我感觉在当下真正属于所谓主流厂牌的只有那些相当正统的Pop歌手了,而我们显然不在其列。”另外他们坦白与独立厂牌的合作能带来更多的选择,“所以我们也很开心能成为独立厂牌的一份子,加上他们在全世界各地,比如亚洲,都能找到非常棒的合作厂牌。”

也许因为本身是丹麦人,Mew的歌词没有华丽的词藻却丝丝扣扣都流淌着真诚。我们问新专辑中颇为感人的一首歌《Interview The Girls》背后的故事,乐队回答:“这首歌的灵感来自于几年前我目击的一件事,我不想再深入说了。我觉得人应该是可以在公共场合释放情绪的,在陌生人面前流露感情不该被等同于软弱,但这个观点只是这首歌的一小部分。我在歌词上花了更大的笔墨来强调人应该真正享受生活,而不单单是努力活着,要实现这一目标就要努力完成一些有价值的事情,那些比单单活着更有价值的事情。”

然而追求“不单单只是活着”的Jonas却在在《Cling To A Bad Dream》里写到“我从未骑过摩托车/我也不想尝试……”这是真的吗?Jonas却说这么写是出于嫉妒:“我觉得我是在心底偷偷嫉妒有这项生活技能的人吧,那种既能因刺激的事情而激动、也能在公园娱乐消遣的体质跟我完全不沾边,我是那种非常慢热的人,尤其面对这些,年轻时我简直是他们眼中的外星人。我真的从来没有骑过摩托车,我也很难想象自己以后会骑。我更偏向其他交通工具,最主要平静一点。”但是作为摇滚乐队主唱,他的生活已经够刺激了,“走上舞台,对着观众们表演,这大概是我做过最有肾上腺素的事情了”。

 

[metaslider id=21295]

 

可是结果,摸着良心说,演出颇让人失望。毕竟一方面这支乐队已经不再年轻,加上在数年的休息后迎来了大规模巡演,乐队疲态尽显(上海是他们夏季巡演的倒数第三场,据说主唱Jonas在唱歌之余连话都快说不出来了);另一方面,不久前的人事变动,从20年前乐队创建时就是核心团员的吉他手、神曲《Comforting Sounds》的创作人离队,总觉得舞台上的他们缺乏从前的凝聚力。从前两首歌的跑调,到后面的破音,整场演出尴尬不断……

演出后想问被笔者安利来看演出的朋友感想,他们出乎意料地回答:“蛮好啊,原来主唱这么好看,你不早说!”我想有机会一定要请主唱Jonas去知乎回答一下“长得好看是一种怎么样的人生体验”。他歌曲间隙蹲下那水喝的时候前排有好些少女歌迷给他扇扇子,这种年至不惑还靠颜圈粉的举动实在气得人牙痒。当然,演出依然有可圈可点之处,当天的观众非常给力,虽然“丹麦五月天”对于国内观众来说仍旧非常小众,现场却无论新歌还是金曲都不断出现大合唱。大屏幕营造出“夜空中最明亮的星”那种氛围,场面一度相当感人。

事后我们回访乐队对两场中国演出的体验如何时,Jonas表示他演完开心得睡不着觉:“中国之行简直太美好了,歌迷们的表现比我最大胆的设想和期待还要棒,太开心了!这次的两场演出也让我们很满足,每场结束后我们都能看到彼此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每场结束后我都开心得彻夜难眠。希望歌迷能帮我们明年再来中国!”

因为日程满满,Jonas心里也有少许遗憾:“我唯一的遗憾是,我们没法在中国多呆些时间,多看多体验些东西,因为要准备演出,其实没什么机会去探索。我希望下次在演出与演出的中间可以多几天间隔,我真的超想去故宫,但这次因为什么年度庆典没有开放,希望下次可以进去看!”

“毫无疑问这里跟丹麦的城市很不一样,不过我觉得北京跟上海本身也非常不同,两座城市都非常繁忙,节奏很快。我感觉自己以前也通过电影之类的东西,了解了一点点中国文化,但这只是冰山一角。”这个自诩为功夫片爱好者的丹麦人,在真正有机会踏上心中“圣土”的时候似乎还是被震撼到了:“走访这两座城市,让我真切感受到这一点,还有很多等着我去发现去学习,我好期待能再回来!”

□文、摄影/蔡陶贵
□特别鸣谢/New Noise

蔡陶贵

经常不知道自己在听什么,偶尔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