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忠山 – 吉他手的修养

lawrence-ku-interview-2015-main

“我想做的东西都有平台可以做,这个对一个爵士乐手来说已经是很幸福的了。”

顾忠山先生由于英文名“Lawrence Ku”的发音而被网友称为“Lawrence Cool”,原因无他:一个吉他手,进可大玩即兴意气风发把现场录音做出录音室专辑的高度,退可兢兢业业仔细斟酌炮制扬名台湾金曲奖的Funk唱片,攻可成为莫文蔚、顺子等优质流行歌手的点名合作伙伴,守可挑起“中国最靠谱吉他老师”的招牌——这么说来,真的挺酷的。

“华裔美籍吉他演奏家、作曲家”“当今中国爵士乐界最具影响力的音乐家”“上海爵士乐界领军人物”……在顾先生的个人简介里,可以找出一长串让人弹眼落睛的响当当名号,可现实中的他却依然有种幕后人特有的安静平和。他是顺子去年专辑《To The Top》的音乐总监,他领着老团队Red Groove Project(红节奏)所向披靡,他刚发行专辑《Pictures》并把巡演计划提上日程,他即将在今年的JZ Spring登上大师殿堂为音乐节作压轴演出……在这一切里头,还夹杂着上海JZ School音乐学校校长、其他音乐人的指定乐手等众多身份。当被问到如何分身,顾先生只笑说把时间分摊到细处,例如最基本的——练琴、写东西。

 

the-red-groove-project-flow

 

如果你曾经很迷前年Nile Rodgers为Daft Punk打响翻身胜仗的《Random Access Memories》,或者对今年Mayer Hawthorne和Jake One组成的Tuxedo爱不释手,那么你也会喜欢Red Groove Project的《Flow》。它听起来,就是这些专辑没有通电的版本,由于录音处理上的粗放和真乐器的大量使用,有力保留了Funk原始而热闹的一面。用顾先生的话说,“如果一开始听爵士,可以多听一些有人唱的,例如Ella Fitzgerald”;用顾先生的经理人海拉的话说,“如果一开始听爵士,可以听《Flow》”。因为专辑《Flow》,Red Groove Project红透了2014年,它的旋律线之清晰上扬、Funk编配的感染力之强,使乐队演出所到之处,首曲小号声一响起,就会把整个音乐节的人群都圈过来,情不自禁地手舞足蹈。

“《Flow》的工作量比较大,包括编曲等等,它从2012年底11月份开始做的,光混音就一年……最早2004年我还在北京的时候就做Red Groove Project,我想做Funk,那个时候就做一些Covers,老歌、Michael Jackson之类的,后来才慢慢开始写自己的东西,一直到现在。Funk在国内也比较少,我就觉得好。”

时间上几乎是与《Flow》并行的,还有由顾忠山参与制作、Red Groove Project全程参与的顺子专辑《To The Top》。顺子在千禧年前后连轴转数年后经历了长达八载的创意真空,《To The Top》以骄傲的独立姿态出现在2014年春,对比早年在主流厂牌下推出的作品,专辑前所未有地新鲜大胆,既能听到她驰名的流畅旋律和清亮嗓音,还能体验她压抑已久的冒险精神。这里头的确少不了顾忠山作为幕后操手把爵士的复杂层次巧妙叠加在流行上,让《To The Top》变得立体,也让顺子挂上即兴色彩的现场演出挥洒自如了不少。但这份功劳无论媒体提及多少次,顾忠山总是轻描淡写:“这专辑有一部分的歌我帮顺子做了编曲和录音……顺子她清楚我的背景,所以她选几首歌让我来编,她知道会是有我的风格在里面。”

[xiami id=”1773603816″][/xiami]

 

跨界

顾忠山涉足流行音乐领域也是这两年,为莫文蔚担任巡演的Band Leader,给李荣浩、陈楚生等演出伴奏等等,他被许多流行乐迷认了“脸熟”。要跟他多聊几句跟流行制作相关的,顾先生却非常诚实地表示“不敢当”:“我给流行歌手编曲并不多,其实没有很多经验。有些,比如说莫文蔚,我们做她的巡演,她有好多自己的想法,所以就一直在找制作人和艺人想法之间的平衡。让歌手觉得很舒服,这个是最重要的。”

“给流行歌手做伴奏跟你平时的爵士演出,区别在哪里?”

“音乐肯定很不一样,而且有不同的原则。爵士,我一直关心技术或者和声方面的问题,流行歌在这方面会比较简单,可是另外一方面流行歌的很多地方都比较具体,它会让我比较紧张,我要非常集中精神。爵士,我怎么想弹都Ok啊,拿它一个旋律,我每次弹得不一样也Ok,我弹错音也Ok,可是流行歌必需得每次都一样。爵士你有好几十个小节的Solo和即兴,流行歌就只有4个小节的享受、一定要弹得对,所以很不一样。”

“你选择流行歌手合作有标准?怎样的艺人你更愿意合作?”

“目前倒没有,我做得不是很多,在累积经验,这样很好。我主要是这个,如果乐队好的话,我都OK。只要能跟乐队合得来,我就什么都OK。”

 

lawrence-ku-interview-2015-02

 

教学相长

出于乐手对伙伴和器乐技术的依赖,顾忠山跟大部分搞爵士的音乐人一样,一直把音乐教育摆在不可或缺的位置,“你会影响你的学生,你的学生也会影响你”。由他主理的JZ School,是一所深藏在上海老弄堂里的社区音乐学校,从阳台看出去,甚至还能看见隔壁邻居正在晾晒的衣裤鞋袜。这里有乐理、编曲、演唱、器乐训练等等众多课程,它以兴趣先行,却偏偏不是可以助你“考级”的应试培训机构。“最早我管学校管得比较多的时候,就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有人觉得,如果要吸引本地学生,肯定要面对考级(考试)的问题。首先我本来自己就没有经历过考级,吉他也比较少……这个我感觉就太目的性了。学音乐毕竟是一个过程,你要享受这个过程,而不是一切就为了考一级、二级、三级。好多人考得好高,可真的有内容的音乐知识其实什么都不知道。”

“那么在中国教爵士,有多难?”

“如果说爵士,现在我觉得是越来越好了。Improvisation(即兴)这个东西,中国学生比较不习惯。学生喜欢去‘学’,靠老师,靠我:老师,我什么时候可以把这个练完,什么时候可以去演出,什么时候……可爵士必须要自己去琢磨,自己去发现、解决问题,你会发现自己有一些缺点、有一些优点,然后你自己要去克服和发扬。不是所有东西老师都能带你,你要稍微主动一些。

“有的人想当乐手,我会比较严格地给他们打基础,有的人是业余爱好、没法每天练8小时6小时,我会有不同的办法尽量找一些简单的让他弹得更好听。反正就是我觉得学生要多听,如果喜欢某一个乐手,你要去发现那个乐手是从哪里来,因为总是有前后关系的。”

 

lawrence-ku-trio-pictures

 

Pictures

在做了许多热闹的Red Groove Project演出之后,顾忠山决定安静下来领着三重奏做点不一样的,于是专辑《Pictures》应运而生。由于是现场录音,“有时间去发展、去Push,它有比较糙的地方,也有不一样的感觉,就是比较Raw”,所以《Pictures》要比《Flow》晦涩,也如其名定格了许多有情绪的画面,例如顾忠山口中的“国际化的Cosmopolitan(大都市)”,上海。谈及当初从北京移居上海,他为的就是更好的爵士乐氛围、演出场地和不同国籍的乐手,这里的多样性甚至让他原本突飞猛进的中文水平原地踏步。但无论哪个城市,对比自己成长的地方,美国,他认为在中国做音乐要幸运得多:“我想做的东西都有平台可以做,这个对一个爵士乐手来说已经是很幸福的了。在美国可能并没有那么好的机会,美国的好乐手太多,而且就算有非常好的音乐,也不一定有机会演出。”

这个五一即将在JZ Spring音乐节上举行的顾忠山作品音乐会,就是他所谓的“幸运”之一。这场将包含众多新作及新编曲的音乐会,甚至会加上管乐、做六重奏。“因为最近我做Red Groove Project流行的比较多,我就想做一点纯粹的爵士,而且我一直想写点新的东西,所以这是一个机会和一个很具体的Deadline去写新的作品。呵呵,Deadline必须得有,否则就容易犯懒。”

□文、采访/Jive
□摄影/林豪
□特别鸣谢/JZ Music


jz-spring-2015-lawrence-ku-music-masterhall-new
2015浓情静安爵士春天音乐节 顾忠山作品音乐会

时间:2015年5月2日 20:00
地点:上海商城剧院
票价:80/180/280/480/680元

请见音乐节详情

声明

该演出信息由第三方提供,仅供参考,返场EardrumMusic不保证其真实及有效性。

Jive

Jive,发音“拽夫”,大家都叫我“杰夫”。我是返场EardrumMusic的主编,热衷神兜兜与吐槽,以及将它们写下来。一般来说我很好欺负,为人温顺疲软;偶尔也会硬一下,例如面对Mariah Carey。微博:weibo.com/jive4sail | 轻易不更新的英语角博客:poisonlips.org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