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fi Rong专访 – “错”综复杂

fifi-rong-interview

用“杂糅”这个词来形容我的音乐就够精确了。

尽管常驻伦敦,华裔音乐人Fifi Rong却通过与Tricky合作的《Chinese Interlude》、《Forget》等曲目一不小心红到了中国。在Tricky的音乐作品中献唱的女歌手有很多,然而真要长留听众脑海,还必须有出色的个人作品。作为一位独立唱作人,Fifi Rong并不缺精彩的个人音乐作品。恰是这次与Tricky的合作成就了Fifi Rong,其众多的个人创作被逐一推到了大众视野中;然而“错”也错在与Tricky的合作,Fifi Rong那种融汇东西的气质被简单地扣上了“Trip-Hop”的帽子。

(EM=EardrumMusic;FR=Fifi Rong)

EM:大多数歌迷都是通过你与Tricky的合作而认识你的,也许我们的采访可以通过这部分经历谈起:跟Tricky合作是怎样的情形,又是如何发生的呢?
FR:我也不晓得这一切怎么就发生了……我们先是成了朋友,音乐的事情是在此之后很久才发生的。我们并没有凑到一起非常投入地共事过,也就没有太多内容可以拿来讲,跟他的合作其实和跟其他音乐人之间的合作差不多,就是彼此之间相互传输文件之类的事情。我确实从他那里学到了一些当艺术家的智慧。

EM:跟Tricky的合作就真的没有一丁点有意思的、特别的或者值得记忆的内容可以拿来跟我们分享吗?
FR:我刚刚想到的是那次他“骗”我去给一首俄罗斯诗歌创作旋律并配乐,在我的部分完成了以后他才告诉我那其实是他写的词。所以那算是一个善意的谎言吧,保佑他。

EM:你很年轻就去了英国,音乐是否也帮你下定这个决心?
FR:是的,我还在中国的时候就已经爱上英国的音乐了,另外作为一个存在于中国社会的个体,我从没真的找到一个适合的位置。

EM:你在英国早年的生活是怎样?后来又怎么开始音乐上的事业?
FR:之前好多年的时间,音乐仅仅是一个失落的梦想,那时侯我选修了一些和经济与媒体相关的课程。在硕士研究之后,音乐一步步召唤我,直到我无法再否认自己对音乐的热情。越来越多人从我的音乐中感受到了某种特殊的东西,尽管以我自己的标准来看,我对自己的作品还是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

EM:亚洲人在英国的音乐景观中还是属于少数族裔,你如何成功地在伦敦乃至英国的大环境里找到自己的位置?
FR:在我看来,西方社会欢迎所有的文化和种族,特别是那些独特的个体,如果我听起来和其他人一个感觉、看上去跟其他人一样,那你现在也就不会采访我了。我不用“种族”这样的概念来界定自己,我是安居在这个身体里面的灵魂,是不受限制的,为什么要贴上某个具体标签来束缚自己?同样,我不需要去“赢得”一席之地,做真实的自我其实等于默认给自己创造专属的空间。我是一个创造者,这也是我要做的:创造。

fifi-rong-live-in-berlin
Fifi Rong今年5月在柏林演出现场。

EM:也许是因为你曾经和Tricky有过合作,人们倾向于忽略你个人音乐中多元化特性而是简单地给你贴上“Trip-Hop”的标签。你是否愿意讲一讲有关音乐风格的问题?
FR:是的,引用Michael Jackson的话:“那就是无知。”我的音乐,就像刚刚谈到的种族一样,是没有界限的,伴随着全球化和网络的发展,现在已经很难找到纯粹一元化的东西了。我的音乐是真实的杂糅体,古典、爵士、民谣、电子、流行、Dub、摇滚、Hip-Hop、布鲁斯以及很多英国本土的分支流派,就像现在我们生活的大都会一样。未来,这还会产生更大的融合。我把自己的音乐称为“电子杂糅体”,这并不意味着我就不做不插电了……所以你用“杂糅”这个词来形容我的音乐就够精确了。

EM:在《Wishes’ Fault》这首歌里我们可以听到中国地方戏曲的唱腔,在《Cold In You》这首歌里又有中国都市民谣元素,但是你的部分西方歌迷选用“当Lana Del Rey遇见James Blake”来形容你的音乐。你对不同描述有什么看法?
FR:也有人说我是“当Bjork遇见了Billie Holiday”,那又如何呢?如果人们对音乐以及音乐之间的关联了解限于此,由他们去就是了。你所听到的中国元素流淌在我们血液当中,坦然接受它,Lana和James、Bjork和Billie都有他们自己的东西,而我有的一些东西他们也没有。

EM:从MV《Forget》以及早期舞台表演时都市女性的造型,一直到最近选择以中国古典歌女的扮相示人,你探索过不同的视觉表达方式,灵感来自何处?你所追求的美学标准是什么?
FR:想向中国歌迷展示大都会的生活方式,同时教育西方人有关中国文化的常识。通过视觉的方式再次展现“杂糅”的元素,此外则是享受其中的乐趣,尝试、拓展以视觉的方式来诠释我的音乐。

EM:你游历了不少地方,比如英国、德国、法国以及中国,区域之间的区别有哪些?
FR:今年晚些时候我会去中国,所以中国歌迷反应如何我还不是很清楚。迄今为止,在英国和欧洲大陆的经历还是很棒很享受的。每座城市或国家都有自己的文化,各有不同,也许我在更多演出之后可以给你更好的回答。

EM:你的专辑《Wrong》已经在中国大陆以数码形式发行了,《人民日报》还报道过你在柏林的演出。你身在伦敦,却在中国那边获得了相当大的关注,你对中国乐迷有什么期待?对中国市场又有怎样的计划?
FR:是的,中国和东南亚的歌迷一直非常支持我,也联系过我。现在我还没有一个确凿的计划,目前主要精力还是放在英国,但是我会权衡各方面的提议,选择最佳的方式在中国和东南亚发行我的音乐,同时还有巡演和音乐节等。

□文、采访/ Chris Poppy
□特别鸣谢/开元基金、柏林艾梵葛艺廊为本次采访提供大力支持

Chris Poppy

他曾经在星光现场做过演出策划,曾经在兵马司唱片为中国独立音乐的推广添砖加瓦,曾经出任过法国驻华大使馆音乐项目官员,曾经在德国大学讲授英美文学,曾经担任过电台主持、自由撰稿人、平面模特,等等等等。不过从现在起,生活在德国的他选择以Chris Poppy的别称与你在“返场”重逢,并通过这个全新的名字继续为你网罗各类欧美音乐人的独家专访。如若允许,Chris Poppy还很愿意凭借他居住德国的优势,为你呈上他所关注的德国音乐新景观。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