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rything Everything 悲伤末世的少年之舞

everything-everything-interview-2015-main

“让我们在台上觉得自己受欢迎,远比你们一个个都懂得我们在唱什么重要。”

以下是我们与迷之“跳舞”组合Everything Everything的采访,话语之间的干货特别多,信息量有点大,请仔细阅读。

(EM=Eardrum Music,JP=Jeremy Pritchard)

 

EM:我们都知道玩风格嫁接是Everything Everything的拿手好戏,返场的一位作者曾经在评价你们新专辑《Get to Heaven》时这样形容,“全程仿若The Human League、Van Halen、Jon Hopkins与Calvin Harris(携眷)等人欢聚起舞”,对此,你们有什么看法吗?

JP:Wow!老实讲,那听起来太恐怖了!但是我知道他在说什么,我们对于吸收各类风格这件事从来都是不设限的,也不想在这上头给自己太多严苛的定义,这样让我们的选择能够最大化,另外尊重这些曲风的原始情感并将它嫁接到流线型的口水歌里,也是我们一直在走的一条路。

EM:对于一支擅长舞曲、且创造力非凡的乐队,你们的歌词里真的是满满的负能量啊,怎么想到用舞曲去表达抑郁的?

JP:“The Sad Party”是我们常常会谈到的一个观点。我个人觉得最好的流行歌曲往往不仅限于积极、美好、可让人起舞的旋律元素,也包括如暗流般沉潜于中的伤感,例如Abba的《Dancing Queen》,以及The Smiths、Radiohead的所有作品。那种悲伤的共存和张力,是这些歌曲意义的来源,所以我希望我们也可以做出那样的作品,并且与这些有思想的音乐人站在同一条起跑线。

 

everything-everything-get-to-heaven-r

 

EM:我们读过一篇你们之前的采访,上面说Radiohead的巡演记录片《Meeting People is Easy》对你们的意义几乎与《Kid A》一样重要(编注:《Meeting People is Easy》大概讲了些“摇滚明星”Thom Yorke不那么风光的创作、巡演历程),所以你们觉得创作是一件很痛苦的事吗?

JP:不不,我们非常幸运能做想做的事,这个行业就是充满各式各样痛苦的抉择,不过我们能做的就是尽量享受自己。我们只有在准备好的情况下才会进行下一轮的创作,也许是这张专辑做完之后,也许会休息很久很久……最有趣的是这事完全没准儿,连我们自己都不知道。

EM:你们歌词中涉及的内容,包括暴力、人性、后末世、媒体操纵等等,最近在影视作品里似乎常常见到(如《饥饿游戏》《猩球崛起》……),你觉得这些算不算是互联网时代文学/艺术的一个主流创作倾向?关于这些作品中对人类的担忧,你如何看待?

JP:我的看法就是,我们什么都做不了。这些作品的寓意大概是,无私的人类是否能对这个世界抱以更多的容忍,学会协作及对环境友善,还有我们对这些行为的呼吁什么时候会迫切到令任何人都难以抗拒——但无论如何,这件事不是你我能够左右。

 

everything-everything-interview-2015-01

 

EM:谈到歌词创作,一些中国乐迷可能并不知道你们歌词的内容,也不排除他们会在听一首严肃的舞曲里High到神经病发作,对于他们,你想说什么?

JP:我的建议就是,发作吧!神经病们,因为我们也会的。另外我想让他们知道,让我们在台上觉得自己受欢迎,远比你们一个个都懂得我们在唱什么重要。

EM:好,那不如我向你分享一下中国少男少女们的一天微博日常吧。近几年我们的网络撕X话题基本都是一些“世界不会再好了”式的反鸡汤——除了少数人在追三个14来岁的小男生们之外……这些有改变你们之前对中国的印象吗?

JP:别担心,英国人和你国人一样每天在撕着相同的事,除了言论自由更高之外你其实并没有错过什么。但是放心,我们对中国是没有任何偏见的,我认为这大概是我们所到过的,最“不同”的一个国家了,对此我们都非常兴奋。

 

 

EM:我们来谈谈你们最近的几支MV吧(都是自制的)。《Regret》展现了人类被信仰蒙蔽时会做的事,《Spring/Sun/Winter/Dread》讲的是衰老,所以你们把你们的脸给烧了……然而值得注意的是,这些颇有想法的录影带制作成本都不高,我们好奇如果不限成本的话你们最想拍什么。

JP:我们都是控制狂所以我们希望一切问题都由我们自己来解决,这其中就包括自制MV。一般会想自制都是因为Jonathan有好玩而荒谬的想法,于是我们就拍了,用一种宁可拿自己做实验也不要找别人来呈现我们的倔态度,但我并不保障以后永远都自己拍,因为你知道,谁都会有创作瓶颈的。
关于预算,我觉得我们最好的MV往往都是在最穷的情况下拍好的,因为那时候往往我们都有很集中的视觉上的中心思想(《Cough Cough》《Spring/Sun/Winter/Dread》等)。那些资金的限制促使我们要卯足劲儿,朝着说好的那个方向前进,但如果你给我很多钱、很多演员,我觉得我们内心中天花乱坠的小宇宙就会膨胀,炸出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而且没有了直接,没有了纯粹,所以,别轻易给我们投资。

EM:听过你们受到音乐节的邀请,去替他们甄选新乐队?有这回事吗?

JP:对,然后作为评委我们最常说的话就是,“Be yourself!”听起来特别俗是不是?当然还有一些别的,例如“做你想做的事”“别被世俗观点绑架”“坚持你的特色,你才会有机会被看见”……(编注:别说了,都特别俗!)

EM:好,最后一个问题,好像是替Kelly Clarkson的歌迷问的,最近都听啥歌?什么样的歌你们才愿意拿来翻唱?

JP:我刚刚买了Foals的新唱片,很棒;我们最近对一支叫Ava Luna的团体非常有兴趣;另外我和Jon今天晚上会去看Future Islands的演出(编注:对不起亲们,这稿被作者拖了一个星期,你们不能去现场求偶遇了)。
我们最近翻唱了《Heartbeat Song》,两个原因,一是因为这首歌是我们在当下UK Top 40里能找到的唯一一首能唱的歌了,二是这首歌让我们想起我们小时候很爱的Jimmy Eat World的《The Middle》,那歌的歌词里有一句“…everything, everything…”,所以应该是个好兆头啊,不是么?

□文、采访/左右脚踹右脚
□特别鸣谢/Split Works
Photo courtesy of the artist


echo-park-2015-poster
Everything Everything – Echo Park“回声公园”音乐节 9月19-20日 上海

日期:2015年9月19-20日(周六&周日)
地点:上海瑞可碧橄榄球俱乐部
地址:浦东新区张杨北路2700号近五洲大道
时间:12:30–21:30
预售票:200元/单日 300元/双日套票
现场票:260元/单日 400元/双日套票

声明

该演出信息由第三方提供,仅供参考,返场EardrumMusic不保证其真实及有效性。

左脚踹右脚

这家伙很正经,什么都没留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