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 VY 友谊天长地久

el-vy-interview-2016-main-1
Photo by Deirdre O’Callaghan

问:你们俩的完美“Man Date”是什么样的呢?
Matt Berninger:只要看到一片不错的池塘,我们就会去溜冰。
Brent Knopf:信步走进一间曼哈顿的小卡拉OK吧,唱David Bowie。

Miranda July在《No One Belongs Here More Than You》里有句话让人印象深刻:“本质上人们都不怎么喜欢彼此,对朋友也一样。”与其将其理解为厌世,倒不如说是一种彻悟:世间生灵复杂且千差万别,接受自己已属不易,“喜欢”他人堪比德行。当然这种互相接纳并不能让你立时成为圣人,只是愿意面对差异性的人往往能够在不断修正中创造全新的可能性——美国二人组EL VY的Matt Berninger和Brent Knopf就是很好的例子。

Matt的The National主唱身份当然决定了他是更耀眼的那个,这支无需赘述的乐队成军近20年,在如今的美国独立乐坛有着标杆性地位,他们的上张专辑《Trouble Will Find Me》被格莱美提名,也曾是总统竞选活动的演出嘉宾。相比Matt略显霸气的主唱属性,从Menomena到Ramona Falls,Brent更像大隐于市的波特兰独立圈智囊,他是会自编写歌程序的技术宅,也会细腻到给同一个采访问题的不同部分标上abc分开回答。13年前因巡演结下情谊,到Matt的一句提议换来Brent积攒多年的450首小样,再到去年横空出世的《Return to the Moon》——EL VY两个迥异个体的生命交集,令人称羡。我们在贝阁中国(Beggars China)的帮助下联系到了EL VY,并且意外收到了两人相映成趣的分别回答:

 

el-vy-return-to-the-moon
EL VY专辑[Return to the Moon]

 

Eardrum Music:嗨,EL VY!不是每个人都这么好福气,可以拥有一段13年的友谊。有个视频采访里你俩被要求同时开口讲话,一个谈Pixies,一个谈Taylor Swift。这种状态是不是恰好总结了你们实际上的天差地别?

Matt Berninger:我们是挺不同的,所以我才那么喜欢Brent啊。我不喜欢跟我一样的人。别误会,我爱我自己,只是不想在别人身上看到自己。

Brent Knopf:每次我想说什么,Matt都要抢话头,嗯是的,这是我们友谊天长地久的完美总结。不过我很嫉妒Matt,他真的见过Taylor Swift哎,不知道Matt是不是知道我见过Pixies的Frank Black……

 

EM:Matt有次说Brent是他的管家,因为他看起来像。所以在巡演的时候Brent真的是Matt的管家吗?

M:我觉得是的,但老实说他这管家当得可不咋的。

B:我不是Matt的管家,我更像是他的保镖,因为我总在一旁,却没人注意我,也没人跟我讲话。

 

el-vy-interview-2016-main-3
Photo by Deirdre O’Callaghan

 

EM:从Brent的角度看,他在Menomena和Ramona Falls所做的音乐为EL VY带来了什么?

B:我想我现在更自信了,我对音乐上想要达到的东西想得更清楚。从某些方面看,我过去的创作教会我别太在意他人的想法,这是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EM:Brent最喜欢的The National,Matt最喜欢的Ramona Falls / Menomena分别是哪首?

M:他的歌我都喜欢,不过最爱的是那首采样了ScHoolboy Q的。(编注:不知道是他记性差、手误,还是故意……其实是ScHoolboy Q采样了Menomena)

B:好难选,嗯我觉得《Afraid of Everyone》是首很了不起的歌。作为Matt保镖我可以作证,他真的“见谁都怕”。

 

[xiami id=”1769476531″][/xiami]

 

EM:我们很好奇:Matt说做这张专辑,是因为他想看看可以从Brent积累的丰硕成果中再生发出一些什么,可最终他似乎把自己的个人经历变成了整个EL VY音乐的背景。这是不是意味着,在EL VY的共同创作中,Brent在投入多少自我这方面经常要做出一点牺牲?

M:我们的职责划分很清晰明确哦。如果我敢碰Brent的键盘是会被打手的。如果他想唱歌,也一样不会有好果子吃。

B:我觉得我们两个在这张专辑中是平等的。因为歌词是Matt写的,所以谈论他自己的经历也很正常。大家可以从我拿出的点子中,看出我是如何把听过的音乐、所受的影响转化成作品的,这也是一种个人轨迹。

 

EM:《Return to the Moon》基本上从头到尾都是你们两个分开来写的,这当中最困难的是什么?

M:对我来说最困难的部分是搞懂Dropbox怎么使。

B:很认真地讲,和Matt合作真是太棒了。我都想不出碰到过什么困难,他超级勤奋,很有幽默感,我觉得我们也很信任彼此的直觉。

 

EM:你们有没有争论得特别厉害的情况?

M:争谁当主唱的时候。

B:Matt一度很想用一个内衣牌子来给我们的项目命名。还好那个名字已经有乐队用了,所以我们才选了“EL VY”,真是松了一口气。

 

el-vy-interview-2016-main-2
Photo by Deirdre O’Callaghan

 

EM:你们在写歌的时候会设想现场演出吗?你们还要给《Return to the Moon》里的每首歌都拍一段短片,这是否意味着你们很注重视觉艺术?还是说,你们认为,音乐本身不足以表达这张专辑想要传达的东西?请再说说这个MV计划吧。

M:我们为每首歌都拍了视频,是因为不想看到YouTube上傻兮兮的挂一堆只有专辑封面的音频。我们又不想花钱,所以就请我弟弟和一些朋友来免费打工。接下来还有大作,敬请期待哦。

B:并不会真的一直想现场,就是有时候如果一段小样当中出现了特别戏剧感、特别让人激动的片段,我会兴冲冲地想象该怎么演。或者是很复杂的部分,我会觉得紧张,不知道最终该怎么呈现。写歌最需要关注的,还是两个人都如何尽力做到最好吧。视觉的东西给音乐增添了新的维度,我们也很喜欢和插画师、摄影师、导演(这回也就是Matt的弟弟Tom)合作。别把自己太当回事这件事有时我们是很当回事的。

 

el-vy-singles
EL VY给专辑每首歌都制作了单曲封套和独立的MV

 

EM:Matt的弟弟Tom在《It’s a Game》MV里的那些画可真厉害!这两个人是真的吵起来了吗?顺便问Tom好呀,他喜欢EL VY的音乐吗?

M:视频里都是骗人的,我们现实生活中吵起来不知道要凶多少倍呢。

B:我也是局外人不好说,不过我觉得应该是为了拍摄需要假装的吧。当然同时也算是Matt和Tom兄弟之争的真实写照。Tom看起来挺不错的,几周前我们在洛杉矶继续拍EL VY的系列歌词MV时见过。我们戴上做成我们脸的样子的巨大皮纳塔(注:一种用纸做成的游戏容器,蒙眼用棒子击打后掉出糖果),还穿着绿衣服站在绿屏前面,要做一些酷炫特效。嗯,如果你要执导MV,就得把一首歌听上千千万万遍,如果他像一般人那样,到现在应该已经烦透EL VY了吧。对不起啦Tom,让你经历这些!

 

mistaken-for-strangers-snap2
Matt Berninger(左)及弟弟Tom Berninger,图片出自2013年The National纪录电影《Mistaken for Strangers》

 

EM:你们俩的完美“Man Date”是什么样的呢?

M:只要看到一片不错的池塘,我们就会去溜冰。

B:信步走进一间曼哈顿的小卡拉OK吧,唱David Bowie。

 

EM:最后,不许查Google,你们的网站网址是哪个?
A. www.elvy.com
B. www.elvy.co
C. www.elvy.net

M:答案是B,不过你应该看看www.elvie.com(编注:呃,经考察这是一个功能略羞羞的女性用品,感兴趣的请自行查看),我们本来想让大家都转到那个网站上,那可省事多了。

B:因为网站是我建的,所以这问题我占便宜啦:是“elvy.co”,我们想帮粉丝节省点时间,可以少打一个字母“m”。打“co”是不是快多了呀。

 

EM:嗨,最后一个问题怎么能这么整呢。所以……你们对如今的社交网络是怎么看的呢?比如Instagram、Twitter什么的。对你们这样早在这种因特网热潮之前就开始做乐队的人来说,这类媒介的存在重要吗?

M:那些东西让你丢人丢大发的几率变得更高了。我想如果John Lennon用过Twitter他会惹出很多麻烦的。我应该把那些都戒了。

B:通过Facebook、Instagram、Twitter等各种社交媒体我们接触到了很多EL VY粉丝。不过我觉得我应该把那些APP从手机上删掉,太分神啦,都不能好好写新歌了。不过我确实觉得我们的事业是受惠于互联网的——在被主流音乐杂志关注之前,就有博客介绍Menomena和The National的音乐。世界各地的人因此了解了EL VY,听到我们的歌——希望有朝一日我们能有更多机会,去那些远方的国度为歌迷演出。

□文、采访/Yalla
□鸣谢/贝阁中国

Yalla

与音乐比起来,我更喜欢不曾拥有也不可能拥有的生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