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外音乐 - 消音革命

outdustry-logo-feature

一座默默不吭声五年之久的胡同办公室,是许多旧物的新起点。

在北京东四十四条附近有个四合院,跟附近许多出租为创意工作室的老房子一样,有一扇新漆过的红木门,门口一字竖排规整地贴着好几张贴纸:Outdustry、O.D. Rights、Core Sync、Engine、S/N Agency…… 这里是Outdustry格外音乐,一个你可以在手机上定位的咨询公司,可如果你没有地图App,你可能连这里的门口都寻不着。就在这个找得着路进去找不着路出来的四合院里,是格外音乐的两间办公室,平日只有“办公室主任”Ed Peto在里头,背对着满墙壁的Adele海报,领着一队基本不露面的自由人,做着挺了不起的事情——他花了五年时间,让Beggars Group(贝阁中国)成为第一个在中国赚钱的西方独立唱片厂牌。

如果你是返场的常年读者,你应该知道Beggars Group,这个旗下包括4AD、XL、Rough Trade、Matador、Young Turks等子厂牌的大独立门户,它可能是返场上刷脸频率最高的唱片公司;如果你还是有点蒙,那么你只需要知道下面任何一个名字:Adele、FKA twigsVampire WeekendThe National、The xx、Belle And Sebastian、Ariel Pink……

五年前,Ed Peto成立了Outdustry,全权代理包括Beggars Group在内几家海外独立音乐厂牌在中国的业务。如今的Outdustry,包括了处理数字及实体音乐版权的O.D. Rights、处理影视广告作品音乐版权的Core Sync、专攻音乐活动营销的S/N Agency、为音乐制作人提供经理人服务的Engine Music等子品牌。“很多人不知道我们是做什么的,因为很多人都觉得所谓‘音乐产业’就是活力四射光彩照人的现场演出,但我们所处的录音行业、唱片公司,其实就是一份每天都要跟合同、法规、律师打交道的办公室文职。”简单来说,Outdustry的工作就是告诉那些把中国当作全球最后一块掘金胜地的唱片公司,在这里做生意到底怎么是现实、怎样是不现实的。有些时候,他们甚至会告诉客户:别来中国。

 

ed-peto-outdustry-dongdong-interview-2014-bg
受访人:格外音乐负责人Ed Peto
中国是最后一座金矿?
“这不是真的,也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中国的现场音乐生意现在相当红火,小型演出、音乐节、巡演、演唱会真不少,但Outdustry专攻的是录音行业,而这个行当在中国真难做,应该没谁蠢得像咱们一样,一头栽进去了。早在2009年和2010年前后,中国数字音乐市场99%以上都是盗版音乐!就在压根没有人花钱买音乐的时候,我开始帮Beggars在中国卖音乐。

我经常花很多时间跟别人解释中国的音乐市场行情。很多人想来中国跃跃欲试,但连事前功课都没有做足,我们的工作就是告诉大家这里真实、正确的行业现状,有时我甚至会直接拒绝想来分一杯羹的客户:不要来中国。是,中国的确是很让人激动的新市场,但在这里,你的数字音乐可能一分钱都赚不到!很多人都不明白,光顾着“13亿”的数字,寻思着只要把音乐卖给里头一点点人都能发家致富,而我就要告诉他们,这不是真的,也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只要对比一下用户基数和消费金额,就会发现中国其实是全世界最差的音乐市场。我最高兴的,是中国的确不缺真乐迷,这里的人热爱音乐。要跟乐迷建立正确的消费关系,把产业链一边的现金流向另一边,都得慢慢来。

 

贝阁中国已经成立五年了,都做了些什么?
“我们是第一家在中国通过流媒体创收的西方独立音乐厂牌,这么大的新闻我们不吭声而已。”

Outdustry是Beggars在中国的全权代理,我本人其实就是贝阁中国的运营总监。

很多人都问,为什么贝阁中国不多发行点引进唱片(编注:在中国落地五年,贝阁中国只成功引进了不足10张专辑),这是因为执行引进协议要花很长很长时间,获取政府审批需要很长很长时间,Adele是这样,The xx也是这样(编注:两者的中国引进发行时间与正式发行时间相差近两年),因为我们是外国来的小公司,想在中国发行文化传播品必须这样。

数字音乐方面,我们已经跟六七个不同的流媒体平台成功牵手,如今Beggars旗下所有音乐在虾米、豆瓣、酷狗、酷我、网易云音乐等国内大流媒体上面的播放都是合法播放!目前为止,我们是中国唯一一个能做到这样的西方独立厂牌。闷声不响中,我们已经从好几个流媒体手上为Beggars赚钱了。

就因为我们都明白,让Beggars在中国站稳脚跟,这事急不来,事情一天没有完全定下来,我们一天都不想大张旗鼓宣扬开去。偌大一个贝阁中国,其实只是我、我的小团队以及这间胡同办公室而已。未来贝阁中国可能会有一整家公司几十名员工,但目前这一切还处于计划阶段。

正因为我们是第一家以这种方式进入中国的西方独立音乐厂牌,什么事情都是第一次、都得现学现做。在中国,一家小公司要代理版权真是很棘手,我们是合法公司,但还需要通过许多合作关系才能把音乐合法投放到正确的地方,过程很复杂,很耗耐性,要看很多合约。我们总碰上一些“前所未有”的状况,因为在我们之前,压根没人碰到过类似的问题。每一天,总有闻所未闻的新事情发生,哈哈。我也不能打电话问同行,这咋整啊?没办法,这里就只有我和我的小团队而已。我们跟中国最大的唱片发行商星外星合作有三四年了,明年可能会一下子发力推出三四十张Beggars的唱片。但走到这一步,我们真的吃了很多蛰,长了很多智。

 

beggars-group-china-all-logos

中国乐迷不够热情?
“没法支持你们喜欢的艺人,不是你们的错。”

中国乐迷要“追星”实在太艰难了,在中国,既没有渠道在网上购买正版数字音乐,也没有办法在实体店里买到正版实体唱片,因为现在实体店里大部分CD都还是盗版碟。就拿Vampire Weekend来说好了,乐队出道那么久到现在,中国歌迷才能在国内几个主要流媒体平台听到合法的正版数字音乐,要说实体唱片的话他们之前在中国压根都买不着。我们作为西方音乐厂牌,把音乐版权输入中国并制作、发行,真的困难重重,每个阶段都相当耗时。如今,Vampire Weekend的中国歌迷终于可以买到Vampire Weekend的正版引进唱片了(编注:贝阁中国于今年十月刚推出包括Vampire Weekend在内的数张引进专辑)。

可能5-10年后,Vampire Weekend粉丝能通过合法途径购买到Vampire Weekend的全部数字音乐、CD、黑胶、周边等等,可以上淘宝天猫之类的买。我的工作,就是确保这些音乐产品能在中国合法销售,从中获得的利润可顺利离开中国,最终去到艺人的手里。想象大概五年后,Vampire Weekend从会计那收到一份文件,说在中国卖了2000美金的T恤、5000美金的唱片,这样一点点小钱从中国市场流出,才会让艺人真真正正想到中国来演出。

 

海外艺人来中国演出总是到此一游?
“有了成熟的音乐市场,艺人才不会为了来中国而来中国。”

现在的海外艺人来中国演出,纯粹是演完就走。在国外,就是所谓的成熟音乐市场,只有当这个艺人的实体唱片、数字音乐以及周边产品在当地合法销售了,艺人才会去那个地方演出,这样可以形成一个注意力营销。但现在的中国,乐队来演出纯粹是因为他们对中国感兴趣,不是演出费用有多高,也不是专辑在这边有售,仅仅是因为他们觉得在中国演出特别酷,中国乐迷够热情。

要形成乐迷能从艺人手中直接购买产品的成熟市场,我们必须把每个环节都搭建好,简言之,就是合法的东西可以卖,但这事情太耗时了。我的大计,是找一个全球都高度关注的新晋艺人,在他推出首张专辑时我们在中国尽量同步引进,与此同时准备好数字音乐平台、周边产品在中国一起推高其来华演出,帮助这个新人真真正正地打开中国市场。但要实现这个大计,需要花许多功夫啊。

明知道在这里有那么多乐迷心心念念正版音乐以及周边产品的出现,而我们也每天都刻苦用功希望这事情赶紧实现,但太多因素让我们没法快速直达,真是很让人气馁。但让我一直保持积极心态的,是因为中国的乐迷是真乐迷,大家真的会支持艺人和他们的作品,只是目前为止他们没有途径去付诸行动而已。

 

outdustry-2014-vampire-weekend-the-national-belle-and-sabastian

引进唱片质量差?
“你确定你买的是正版碟吗?”

如果是盗版碟,质量一定差的,你怎么知道自己买的是正版引进碟呢?每次我去其他城市出差,我一定逛CD店。我记得有一次看见一张特别精致的中文版Adele唱片,但不是我们做的,我问老板这碟哪来的,老板说这是正版引进碟,中国官方专辑!我敢情老板要不是骗我,要不就真的“以为”自己在卖正版碟。我跟老板说,我其实是Adele的中国代理(老板当然不相信了),但他们依然坚称手上卖的是正版碟。所以实话说,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在买正版碟还是盗版碟,因为在中国唱片店,包括那些看着很有腔调的独立唱片店,绝大多数都在卖盗版CD,并非合法引进的版本。

 

CD没人听了?
“CD市场快触底,它依然比数字市场好赚。”

CD市场的确越来越小,我觉得已经快触底了,但它始终有人会买的,因为总有一些艺人的铁粉支持实体唱片,而这些人已经足够支撑唱片市场了。把音乐当作一门生意来看的话,做一张CD的成本是几块钱,售价是四五十元,中间的利润相当可观的。拿实体唱片跟数字音乐相比,根本不需要卖几张实体唱片就能跟数字音乐抗衡了,卖一张CD的所得利润其实是可以抵上相当多的流媒体播放费用的,天壤之别。

海外有许多公司都对中国的数字音乐市场虎视眈眈,纯粹从数字来看,中国有7亿以上网民,其中大部分用智能手机,再其中大部分会听数字音乐,中国的数字音乐受众数字时整个美国人口的两倍有余(编注:中国数字音乐用户约有五六亿,美国人口3亿)!许多人都迫不及待要把自己的音乐推向这6亿用户!但事情压根儿没那么简单,而我的工作就是向这些海外唱片厂牌解释这个。换个角度说,为什么Beggars是一个非常好客户?因为他们从来不会每天夺命追魂Call今天在中国赚了多少钱,他们只会跟进我们现在做的事情,是否利于为以后打基础。我们都有共识,在中国站稳脚跟不能急。到目前为止,贝阁中国已经是个盈利的项目,过去三年我们通过数字音乐和实体唱片为Beggars实现了盈利。

 

来中国北漂八年,市场环境那么糟,为什么要留下?
“中国的音乐产业从谷底走向发挥潜能,只有现在这一个转折点,这里头Outdustry有自己的角色。”

八年前我刚来中国,我觉得中国“即将”成为一个棒绝的音乐市场;八年后,我依然觉得中国“即将”成为一个棒绝的音乐市场。中国永远是“即将”成为一个棒绝的音乐市场(笑)。事情的确在慢慢好转,但真的慢。我刚来的时候,我想中国音乐市场会在两年内腾飞,但现在,也就是我来了八年之后,我觉得这事情至少还要等十年——十年后,中国会成为一个棒绝的音乐市场。现在,它的问题还很多。

但此时此刻也的确特别,中国的音乐产业从谷底走向发挥潜能,只有现在这一个转折点,Outdustry很小,但我们在这个转折点上也有自己的角色,就像一场大冒险,我特别喜欢这种亲手搭建新事物的感觉。在西方,唱片行业里头谁不爽谁、谁看谁不顺眼的争吵太多,虽然中国也有,但这个行业在中国毕竟还是小众,我们能亲手帮助它成长,是挺激动的事情。

□文、采访/Jive
□特别鸣谢/东动音乐节+产业论坛、S/N Agency为本次采访提供大力支持为本次采访提供大力支持


Ed Peto将主持第二届东动音乐节+产业论坛——版权是非,中国音乐知识产权新趋势

2014年11月27日
上午11:30-12:30
Meridian Space时差空间

这个论坛的目的是向大家提供一些有关中国版权复杂现状的一些背景信息。 说道知识产权,中国给人的印象一直是“盗版猖獗”、“山寨之乡”等负面的形容。但随着新的知识产权保护法规的落实和数字发行环境的逐渐提升,在音乐版权方的情况是否会有好转呢?在此论坛中,我们发言嘉宾将分析过去25年的中国知识产权法规历史,讨论它的进化并通过它来提出中国音乐在接下来数年内的创作,版权保护和消费方向。

发言者:
郭彪(国际唱片业协会
郭春飞(北京君泰律师事务所合)
马继超(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


dongdong-music-festival-convention-2014-poster
第二届东动音乐节+产业论坛 11月26-29日 北京

产业论坛
时间:11月27-28日
地点:时差空间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美术馆后街 77 号77 文创园8 号楼
仅对专业人士开放:艺人、厂牌、出版商、经销商、演出预定商、音乐服务商、主办方等仅限注册人员
专业人资格:450元(可参加 4 天的音乐节和 2 天产业论坛的所有活动)

东动音乐节
时间:11 月26-29日
地点:愚公移山、DDC、Dada、Migas

点击查看更多演出详情

声明

该演出信息由第三方提供,仅供参考,返场EardrumMusic不保证其真实及有效性。

Jive

Jive,发音“拽夫”,大家都叫我“杰夫”。我是返场EardrumMusic的主编,热衷神兜兜与吐槽,以及将它们写下来。一般来说我很好欺负,为人温顺疲软;偶尔也会硬一下,例如面对Mariah Carey。微博:weibo.com/jive4sail | 轻易不更新的英语角博客:poisonlips.org

3 thoughts on “格外音乐 - 消音革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