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场独家] POP MUSIC vs DONALD TRUMP

2016年11月11日,A Tribe Called Quest发布了时隔18年的专辑《We Got It from Here… Thank You 4 Your Service》,在其中的歌曲《We the People…》的结尾,Q-Tip用戏谑的口吻唱出了“你们这些黑人必须离开,你们这些墨西哥人必须离开,你们这些穷人必须离开”这句歌词,讽刺的是,这句歌词和这首歌曲反对的一切都在此后的四年里成为了现实。在这张专辑发行的三天前,Donald Trump成为美国第四十五任总统。

eardrum-exclusive-donald-trump-vs-pop-music-5

四年后的今天,我们看到Trump治理下的美国在冷战结束近三十年后再次被左右之争无情地撕裂,而这种价值观、信仰和种族方面的对立也从政治领域延伸到经济和文化领域。与整体社会氛围向右倾斜有所不同,在快速发展的流媒体产业的帮助下,过去四年里的流行音乐试图用其无孔不入的价值观导向和输出的作用尽可能地弥合现实中存在的种种看似不可调和的社会矛盾。在目的明确的人为指引和普世价值观的指导下,流行音乐试图影响人们的道德标准,并在过去一千多天的酝酿里成为了帮助国际左翼势力将这个世界拉回正轨最不可忽视的一股文化力量。从Trump的当选到他所推行的民粹思想,从Trump竞选时期的厌女言论到他对墨西哥移民的无情打压,从Trump错误的环保政策到他施政理念中的孤立主义倾向,流行音乐都给出了自己的应对方式。


“Grab Them By The Pussy”和#MeToo

ce3604daly1gmqrw94od3j212w0rfhdu

或许,Donald Trump在2016年竞选总统期间被曝光的涉及性骚扰和性侵的不当言论并没有在过去四年里一直缠绕着他,但流行音乐显然并不打算将大统领的这些言语当做“耳边风”,尤其在瞄准影视、娱乐、金融等领域大鳄的#MeToo运动在2017年开始之后,流行音乐似乎找到了回应现实世界中的性别歧视现象和性骚扰文化的最佳理论工具。

具体体现在流行音乐市场中,便是大量才华横溢的已出柜音乐人和跨性别音乐人的横空出世。从SOPHIE到Arca,从Lil Nas X到Kehlani,后#MeToo时代的社会氛围为越来越多曾被因性别和性取向差异而被边缘化的音乐人们带来更多在主流媒体上曝光的机会,而流行音乐更是在全身心地拥抱#MeToo运动之后不断自发地丰富其内涵,将身材忧虑人士和患有心理疾病人群渴望得到社会普遍认可的精神需求一并纳入其中。

eardrum-exclusive-donald-trump-vs-pop-music-main

当然,我们也不能忽视处于流行音乐领域的#MeToo运动核心位置的女性音乐人们。在过去的四年里,在#MeToo运动的影响下,我们见证了来自不同国家,不同年龄、拥有不同出身和肤色、擅长不同类型音乐创作的女性音乐人们井喷式的创造力。#MeToo运动为女性音乐人更勇敢、更自由地表达自我提供了绝佳的现实土壤。这场运动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消弥了流行音乐产业中存在多年的两性矛盾,并让女性音乐人的利益得到了更加实际的保障,而这也是女性音乐人在过去几年里越战越勇的根本原因。


边境墙挡得住的墨西哥移民和挡不住的Latin Pop

从2017年5月27号开始,Luis Fonsi和Justin Bieber、Daddy Yankee合作《Despacito (Remix)》在公告牌单曲榜的冠军宝座上稳坐16周的时间。在这首歌曲大获成功之后,包括Bad Bunny、Rosalia、J Balvin在内的拉丁音乐人开始在主流媒体、大牌音乐人(Drake、Beyonce、Travis Scott等人)和学院派的鼎力相助下向流行音乐市场发起全面进攻,这些音乐人在过去的三年时间里将Latin Pop的影响力推向顶峰,并使其在2020年正式成为主流流行音乐市场中最重要的一部分。这显然是Donald Trump在美墨边境筑起边境墙的时候始料未及的。

eardrum-exclusive-donald-trump-vs-pop-music-main-3

Donald Trump建立边境墙的初衷在于抵御来自墨西哥和南美洲的毒品犯罪以及非法移民,并在文化层面恢复由曾在人口总数中占有绝对优势的盎格鲁-撒克逊人种树立的传统美式价值观。但在2017年年初开始逐步施行的臭名昭著的“边境骨肉分离政策”的影响不断发酵之后,以普世价值观作为立身之本的流行音乐文化选择利用其在商业层面上给予拉丁裔音乐人更多平等的机遇和在信息层面上释放出更多的善意,以平衡Trump政府和部分中西部民众对拉丁裔移民抱持的恨意和偏见。Trump或许在潜意识里希望尽可能地削弱来自南美洲的音乐文化,但他在移民问题上持有的过分强硬的立场却弄巧成拙地让这个世界充分品尝到拉丁音乐元素在经过高度商业化运作的欧美流行音乐滋养后开出的甜美果实。可以说,Latin Pop在过去四年里取得的历史性成就有相当一部分要归功于Donald Trump,即便这样的现实可能并不是Trump和他的支持者们想要看到的。


被主流媒体抛弃的Kanye West和Trump支持者们

eardrum-exclusive-donald-trump-vs-pop-music-main-6

流行音乐的舆论导向功能和潜在的“政治功能”在过去四年里被发挥到了极致。随着主流媒体眼中的Donald Trump的言谈举止和施政方针和九十年前欧洲某位政治狂人越发相似,为避免社会的主流思潮滑向民粹主义的方向,流行音乐产业在过去的四年时间里发展出一套所有人都心照不宣的“取消文化”。与此同时,几乎所有当代流行音乐中举足轻重的人士都开始了自上而下、无孔不入的言论审查与自查。

从坚定的Donald Trump支持者Kid Rock到在Trump就职典礼上演出的3 Doors Down和Chrisette Michele、从在去年的总统大选时高调表示支持Trump的Ice Cube、50 Cent和Lil Pump到被质疑参加冲击国会暴动的Ariel Pink和John Maus,几乎所有公开表示过对Trump支持的音乐人都或多或少地面临被掌握海量曝光机会的音乐门户网站拒之门外和口诛笔伐的命运,而这样的现象也使更多人产生疑问——既然“保护言论自由”被写进了美利坚合众国的宪法,那么这些音乐人的言论带来的对其职业生涯近乎毁灭性的打击是否间接证明美国宪法中规定保护言论自由的第一修正案只是一纸空文呢。事实上,对于被左倾思想常年“统治”的流行音乐产业来说,调动其有限的资源将那些选择全身心地支持极右翼总统的音乐人们彻底噤声似乎并不是一件难以理解的事情,真正令人捉摸不透的其实是那些在流行音乐产业中深耕多年、深知其中潜规则的经验人士却在左倾的产业氛围中生长出右翼思维的真正原因。这种困惑在Kanye West身上得到了近乎完美的体现。

这位成长于相对左倾的知识分子家庭的音乐巨人曾在职业生涯初期以激烈批评Bush总统对新奥尔良水灾的应对而备受赞赏,而他在2016年年底和2018年夏天对Donald Trump异常高调的支持却让那些希望他能够向他为数众多的拥趸传递正确的政治信息的主流媒体们大跌眼镜。Kanye West在2018年年中接受Charlamagne Tha God采访时暗示了自己政治倾向转变的原因——被Obama放鸽子和公开批评的经历让他对很多自己曾经坚守的理念产生了怀疑。而这或许能够解答这一困惑——每个人都是自己经历的囚徒,而我们的思想也被新的经验不断地重塑着。当Kanye West感觉到自己被美国政治中的左倾思想和信徒们背弃的时候,他下意识地做出了选边站的选项,只是这选边站的后果,也只能由他自己去承受。

事实上,过去几年愈演愈烈的“取消文化”对流行音乐和社会思潮的碰撞到底激励更多还是伤害更多我们还得不到答案,但其中包含的“行业潜规则”对音乐人创作自由度的限制却是有目共睹了。主流音乐媒体和大厂牌们本想利用这样的审查文化制衡产业内人士潜在的右倾倾向,但在现实层面,它对音乐人自由表达的积极性造成的伤害并不见得要比Trump充满压抑感的四年任期对音乐人群体整体创作热情的压制少上许多。


被静音的纳什维尔和明确立场的Taylor Swift

众所周知,纳什维尔是美国乡村音乐的大本营,随着来自美国中西部民间的实用主义思潮在2016年成功地颠覆了贯穿美国过去二十余年的主流社会共识,流行音乐产业和各大音乐门户网站开始不约而同地对乡村音乐进行不同程度的“限制”,这就让多年来发展本就缺乏必要突破的乡村音乐在过去四年里被相当一部分流行音乐乐迷不自觉地边缘化,即便乡村类的专辑在整体销量上仍然十分亮眼,也无法掩盖这种深受美国右翼民众喜爱的音乐类型国际影响力每况愈下的现实,而对乡村乐来说,数目庞大的小镇听众似乎足够消解它常年稳定的产能。除了Kacey Musgraves、Miranda Lambert、Sturgill Simpson、Ashley Monroe等勇于挑战乡村乐进化可能的音乐人成功地杀出了信息屏蔽圈,似乎没有更多乡村音乐人能够在这四年里取得更加广泛的成功。

Taylor Swift的政治立场如此受人关注的原因不仅在于她在当代流行音乐中所处的至尊地位,更在于她“从乡村公主转型流行女王”的音乐历程。在音乐生涯的前十年里,Taylor Swift几乎没有展现出任何政治上的明显倾向,这一切在2018年的美国中期选举时有了改变。2018年10月7号,Taylor Swift首次在社交媒体上公开支持田纳西州的民主党人Phil Bredesen和Jim Cooper。而在去年BLM运动爆发之后,针对Donald Trump“将调动军队镇压示威民众”的言论,Taylor Swift选择直言不讳地正面硬刚——“我们会在总统大选时将你投票出局”。在Taylor Swift宣布支持Phil Bredesen和Jim Cooper之后,主流媒体们欣喜如狂地对这一新闻进行了大规模报道。

eardrum-exclusive-donald-trump-vs-pop-music-main-4_副本

实际上,作为伴随美国中下阶层白人民众几十年的根源音乐,乡村音乐并不会因为流行音乐产业在政治风向上的转变便走向衰亡,但对主流媒体来说,他们急切地希望能够借助Taylor Swift这一级别的拥有乡村音乐背景的主流大牌音乐人在社会层面的影响力,尽可能地拉近右翼白人群体和支持民主党的少数族裔间的距离,并在一定程度上减慢美国社会分裂的进程。而对Taylor Swift来说,她在利用向流行音乐的转型成功地为自己进一步扩大了忠实听众的基数之后,下一次的转型走回乡村音乐的创作领域似乎不是明智的选择,所以她毅然决然地做起了Alt-Folk,而她的这一行为也是过去四年里许多或多或少拥有乡村音乐背景的唱作类音乐人向Folk音乐转型的缩影。


BLM运动和抗议音乐

2020-06-13-blmprotests-uk

在过去的四年里,我们见证了上世纪七十年代以来规模最大、影响最深远的少数族裔平权运动。“Black Lives Matter”运动在流行音乐领域产生的震动实际上早在Obama的第二个任期便初现端倪。随着由黑人音乐人主导的Hip-Hop音乐在2018年正式成为流行音乐市场中所占份额最大的音乐类型,BLM运动和其裹挟的极左翼民权思潮开始随着这种商业性和娱乐性都十分强大的曲种向Donald Trump所代表的“白人至上主义”发起冲击。

对于黑人音乐家们来说,种族矛盾越发激化的美国社会现状理应为其创作提供更充足的养分,但现实却是,许多在Obama时期成名并壮大的主流大牌音乐人在过去的四年里选择了休养生息、远离尘嚣的低调生活。Kendrick Lamar便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一位。他的上一张作品《DAMN.》创作于2016年,发布于2017年4月,在过去的三年多时间里,他鲜少在公众面前露面。而在去年夏天BLM运动发展到顶峰之际,当乐迷纷纷呼唤Kendrick Lamar回归的时候,TDE的厂牌老板却透露出“Kendrick Lamar认为现在的社会氛围不适合他回归”这样的信息。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Beyonce、Run the Jewels、Joey Bada$$等人身上。

eardrum-exclusive-donald-trump-vs-pop-music-main-2

Trump或许在他执政的前三年里将黑人族裔的失业率降至历史最低点,但是他显然没能在人格上给予黑人族裔足够的尊重,而他在有意或无意间挑起的尖锐的种族矛盾也让许多在产业中牵涉巨大利益的大牌黑人音乐人们在政治问题上选择了选择性的沉默以对。对黑人音乐圈来说,过去四年的产业氛围远不如Obama执政期间那样开明与开放。而这或许是过去四年的主流Hip-Hop音乐始终没能摆脱早在2013年时便已初成规模的Trap音乐潮流的根本原因之一。可即便如此,Hip-Hop音乐在过去的四年中还是贡献出《This is America》这样具有跨时代意义的抗议歌曲。我们有理由相信,在Trump卸任之后,会有越来越多的音乐人站出来反思美国社会在过去四年里暴露出来的种族和枪械问题,而BLM运动所代表的的平权思想也将在Hip-Hop音乐的辅助下成为一种更为广泛的共识。

除此之外,许多英国的音乐人也在自己的作品中表达了对Tump执政时期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和刻意淡化全球气候变暖危害等行为的忧虑,The 1975便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乐队之一。


写在最后

Donald Trump疯狂且充满争议的总统任期即将在本月20号正式结束,而欧美流行音乐也将随着拜登的上台翻开崭新的一页。只不过,这新一页的内容恐怕还是会和Donald Trump有关。虽然Trump的政治生涯基本上已经在冲击国会事件之后彻底终结,但他为数众多的支持者仍然没有放弃“特朗普主义”。或许在拜登执政之后,流行音乐产业的氛围会逐渐恢复到Obama执政时期的开明状态,至于下一个流行音乐的“大年”还需要乐迷等多久这个问题,只有时间才有最终的答案。Donald Trump做了许多世人眼中“伤天害理”的事,但不管他如何作妖,流行音乐都毫不退缩地接下每一招。过去的四年间,流行音乐没能左右历史发展的大势,但它却从未停止用其独具魅力的方式捍卫着所有热爱音乐之人对平静生活的向往。而站在流行音乐背后的,是无数热爱和平、自由的音乐人,和每天都要靠音乐续命的你我他。

所以,请为你自己鼓掌,恭喜你和你的流行音乐一起“战胜”了Donald Trump。

文 – 喵叔爱小鸟、Nova Nash & 雪地里的卡侬

喵叔爱小鸟

飞不起来的鸟,抓不住鼠的猫